《總裁身邊的女殺手》[總裁身邊的女殺手] - 第7章 又被坑了

「對不起,程先生,我方才態度有些問題,請問我以後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她站起身來卑微認錯。

程弦停下手把手提電腦合上,看向她「你倒挺識時務,能認清自己的位置便好」邊說拿起旁邊的合同就遞給她。

「謝謝」嘴裏客氣心裏卻不服,她還是很難做到低聲下氣的,現在有些後悔答應來他這上班了,但想到那房子又捨不得,怎麼裝修都想好了。

雙手接過合同白茜月打開細看,前面還好好的突然看到下面的內容。

「月薪3500?我的實力就值這些?」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串數字,看到下面更可笑『合作期限為五年,如提前離職乙方需要賠付甲方兩千萬違約金』。

「程先生,你是在耍我嗎?意思是我沒做夠五年要賠你房子?」 她眉頭微皺,心有不滿。

程弦嘴角微揚「這是你的想法,如果不滿,可以走人。」

「的確很不滿,這abc 五你自己收着吧!」她氣的摔把合同直接摔地上「那房子你要收回就收回,老娘不幹了。」

他不怒反笑「呵,這是你買的房子我怎能收呢?」

對哦!房子我簽的名,他沒理由收房,之後慢慢還他錢反正是全款的,他又能耐我何?白茜月心裏正樂着。

「但是……」

聽到這兩個字白茜月的表情迅速冷下來。

還是我想的太簡單了,這些他能沒想到?定是有什麼陰謀。

正心慌着,程弦又接著說「我只給了五百萬首付,其他的我替你與他們商量三日內付清。」

「你坑我?」

「啪」的一聲巨響,她雙手怒拍在桌子上,只聽「咔擦」所拍的地方出現一條裂縫。

她雙眼滿是殺氣的死死盯住他,而程弦絲毫不覺害怕,反而冷靜的讓人心慌。

而聽到巨響的高宇急的直接推門而進,進來後看到這冰冷的氣氛還有駭人的殺氣,不禁的打了個冷顫,但雙方都沒有動手他又不敢貿然行動。

「出去,沒有我的允許別進來」程弦抬眸看他眼神如寒冰。

「是」高宇立馬出去並關門,回到自己的位置故作冷靜,但心跳動的聲音卻能清楚的聽到,雖然不知道裏面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絕對不會再進去了……

「白小姐最好快點做決定,我的耐心可快耗盡了」程弦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在遇到他之前她從未吃過虧所以才會如此失控,片刻才冷靜下來。

他說的三天還清尾款是怎麼與售樓那邊說的呢?只是口頭的話我還有機會,我去接電話時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鄧小姐不告訴我這些?

「程弦,昨天你到底做了什麼?」白茜月用脅迫的語氣說。

「沒做什麼,也就在合同上加了兩行字」

他說的倒是風輕雲淡,白茜月卻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咔咔」給他兩刀,但又不能真的動手他的影響力太大了。

「哼,管你什麼合同,大不了違約」

對,違約金我還付得起,就當這次買教訓了以後離這程狐狸遠一些,鬥不過還不能躲着點。

「哦?你是能三天內付得起兩千五百萬的違約金?」他用輕蔑的眼神看向她。

真是蠢的好笑,合同拿回家這麼長時間都不看的嗎?看來也就只會殺人而已,我高看她了。

聽到這天價違約金她的心如晴天霹靂。

這程狐狸心機也太重了吧!真難想像這些年江影年怎麼和他明爭暗鬥的,錢我是拿不出來了,只能怪自己太粗心。

「哈哈….我認輸,還是程先生厲害呀!這坑人的本事是一招更比一招高吶」她用力擠出虛假的笑容。

「嗯,那就當你是在誇我了,既然輸了就把合同簽了吧!」程弦沒有反駁她的話

白茜月看向躺在地上的合同,快快去把它撿起裝模作樣地拍着灰。並輕輕放到他桌子邊上,放低姿態。

「程先生,工資方面能不能再高一些?京洲的物價高的很,而且房租都要兩千多呢!」

「這個就看你以後的表現了,現在……免談」程弦一臉正經說

他說了沒戲那就真沒戲了,白茜月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