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帶球擠奶工》[總裁的帶球擠奶工] - 第1章 刺激的最後一晚

1.產房裡

「啊!沒人告訴我生孩子這麼痛啊!」

「我後悔了。」

陸璃從沒想過生孩子會這麼痛,她以為就像拉屎一樣輕鬆,現在的她才開了三指,她就已經痛到快昏厥。

2.病房裡

「我懷孕!我懷什麼孕啊!拜託,我還沒結過婚誒。」

可看着手裡的報告單,陸璃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剛剛的義振言辭一瞬間煙消雲散。

「我真的懷孕了。」

陸璃的世界觀就此崩塌,我還沒結婚,還沒開始甜甜的戀愛,就那麼一次,還是不知情的情況下,怎麼可能,陸璃把頭捂進被子里。

3.酒店床上

「wok!怎麼全身這麼痛,昨晚不就喝了點果汁嗎?這果汁後勁怎麼比酒還大。」

陸璃在床上伸了伸腰和腿,可腿碰到了一個熱乎乎的東西。

「我趣,這是誰啊,怎麼睡在我床上!」

陸璃趕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定睛一看,自己怎麼在酒店裡,還衣衫不整。

陸璃鼓起勇氣翻過男人的臉,陸璃差點托馬斯全旋摔下床。

「厲總?厲總!要死了,要死了,我怎麼會和厲總睡了。」

陸璃沒多想,趕緊拿起自己七零八散的衣服,滾下床收拾自己,然後再找個機會神不知鬼不覺的溜走。陸璃拖着撕扯般巨痛的身體穿衣服,看着自己背和胸前厲澤川輝煌的戰績,陸璃自己都傻眼了。

「厲總這是多久沒開過葷了,這麼狂野,我自己居然也玩得這麼野,服了自己來,最後一天上班還白白一血,真是虧大了,氣死我了。」

陸厲生氣的揉搓着自己亂糟糟的頭髮,倉惶收拾好東西便悄悄咪咪打開門,渾然不知床上的狼已經醒了,只是在床上眯着雙眼邪魅的笑着,貌似在回味昨晚的香甜。

打開門,陸璃就像兔子一般飛快溜走了,腦子裡昏昏的,她的記憶只停留在昨天是她上班的最後一天,回憶也是從昨天開始。

昨天的鬧鈴和往常一樣響起,陸璃骨碌碌的從床上爬起來,​自從得知在鄉下草場的爺爺生病之後,自己立馬向公司申請了辭職,今天算自己是在盛世集團的最後一天,還是老實的早早趕去公司。陸璃整理好自己着裝,往白皙的臉上撲了一捧水,讓自己瞬間清醒​,對着鏡子里這個稍有氣色的面龐,陸璃終於在近一周的憂傷中笑了一下。

走出房間,走上熟悉的馬路,陸璃早以對街上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早晨朦朦朧朧亮開攤的是一家包子鋪,熱氣霧氣煙火氣中夾雜着市井人生,陸璃每天都是一杯豆漿一個雞蛋一個金絲卷。中午熱浪滾滾,香氣四溢的麵館,吆喝聲中混帶着各式各樣職工的閑談,下午的忙碌都是從中午的熱湯麵開始的。晚上的家常菜館也是陸璃百吃不厭的地方,只有在這才能吃到屬於南方的味道,那南方火辣辣的熱情。

「唉,終究是要離開了。」

邊感嘆邊趕路,一路上和認識的鄰里說自己明天就要回鄉下,回家了。大家也都不舍陸璃,在近兩天,鄰里有的送點水果,有的送點蔬菜,有的送點自己家做的飯菜,小小的社區里都是人世間溫情。

大概得陪爺爺一直待在鄉下了,照顧爺爺,幫忙收拾草場。

趕點趕上公交,跟着公交的搖晃一路趕到公司。

滴——陸璃簽到成功

「哈!阿璃,這最後一天就是不一樣啊,容光煥發,活力無限,平常可是不快遲到不來的大佛啊!」

陸璃的好朋友程逸說道,作為陸璃的最佳損友,最後一天程逸在嘲諷的同時眼裡也夾雜着淚光,粼粼閃爍。

「你能不能行行好啊,程逸,我明天就離開了,你沒有一絲不舍嗎?」

話還沒說完兩個人就抱在了一起,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道別。

「誒誒誒,主管來了,速度掐掉你們生離死別的苦情戲,差不多就行了。」旁邊同事好心提醒兩人。

主管走過辦公室,眯着眼掃過辦公室,每個人都在埋頭苦幹。陸璃和程逸也在佯裝辛勤工作,實際在偷偷抹眼淚。

主管離開後,程逸又坐着旋轉椅來到陸璃旁邊,

「今晚怎麼也得弄個正式點的告別吧,要不去上次沒去的那家餐廳?」

「你什麼時候這麼有儀式感了?我之前怎麼沒發現,你是不是今早出門被車撞壞腦子了。」

「啊,呸!我一直都很注重儀式好吧!」

陸璃白了一眼之後繼續工作。

工作到晌午,主管臨時發了個通知,陸璃打開郵箱:

今晚公司將舉行一場酒會,會邀請公司多位董事會成員出席,員工團也要派出30多位代表,我們部門作為奶產品研發與宣傳部,也得為其效力,這次出席的人選公投,希望大家積极參与。

看完沒多久,陸璃就在內心默默慶幸自己即將離開,不要去陪老總打官腔,阿諛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