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將女冷情夫》[重生將女冷情夫] - 第2章 重生   (2)

木的軟塌,香柏木的衣櫃,皇上御賜的狼嚎,哥哥出征回來贈於她的狐皮墊子,這是她的閨房,她記得,她臨盆那晚,夏府突燃大火,整個將軍府以及全家一百三六口都葬身火海,無一生還。
「小姐你這一昏睡,睡了足足七天,把老爺太太,大少爺都嚇壞了。

小蠻一邊收拾着床榻一邊開口,說完似是想起什麼,小心翼翼地看向了夏姬。
「小姐,你確定是自己掉下湖的嗎?夏沁小姐說是你自己掉下去的,可是小姐你自幼學武,身手更是無人能及,別說是湖了,就是刀山,你也不曾掉下來,怎麼會掉下湖呢?」
夏姬緩緩抬頭看向了小蠻。
她這一生只掉過一次湖,那就是在她十六歲那年,在她還未嫁給承天祈的時候,和夏沁承天祈一同去游湖,被人推下了湖,昏迷了七天才醒,事後害怕父親怪罪夏沁,這才謊稱是自己掉下去的。
她……重生了!
也就是說,他還沒有死!
夏姬笑了,淚水從眼角滑落。
「子羿呢?」
夏姬猛地一把拉住小蠻,急迫地問道。
小蠻愣了愣,張了張嘴,小心地開口道,「小姐你忘記了,晉王如今已經走了三日了!」
夏姬心口猛地一緊,她想起來了。
落水當天,她站在朝堂之上誣陷他結黨營私,並拿出了他謀逆的書信,他並承認也並未否認,只是站了出來,發誓:從此入軍營,誓死以血肉之軀守護大朔疆土,致死不入朝堂,不問朝堂之事。
而後他便率兵北上,討伐北狄,再也不曾回過京,這一去便是六年。
「我要去找他!」
夏姬抬眸看着外面從空中散落而下的風雪,嘴角噙着笑,可是眼角卻滑下了淚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