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嫁給地主家的傻兒子》[重生嫁給地主家的傻兒子] - 第6章 牛知竹和他的小夥伴們

沒有人知道,在牛車搖搖晃晃從祁家村走到牛家村的路上時,祁巧就不想活了。

她從說書人的故事裏聽盡了人世滄桑,覺得人活一世不過生老病死,沒什麼意思。

但是在養心院里的每一個姨娘都很有意思。

她們和牛知竹一樣,每日都有自己的事要做,活得平凡而熱烈,也幫着祁巧找她要做的事,希望她同樣熱烈。

重活一世,祁巧總算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

她想護牛知竹長大,想守住養心院的安穩,想讓前世葬身火海的一張張臉這輩子明媚到老。

而三姨娘跟自己講鎮長的八卦,說明她已經把自己當熟人了。這是個好的開始。

「你說鎮長也是老可憐,四十好幾一個老頭還沒娶妻。但他都沒有夫人孩子,去一回青樓寧願睡倒貼的老鴇都不願意花錢嫖,他的錢難不成要收到棺材裏?唉,聽說整日帶他那班小嘍啰到各條村子裏去亂躥,還好我老朱家的孩子沒跟他學壞……」

話頭一拐,又說起朱家的孩子怎麼冰雪聰明活潑可愛。

牛知竹大聲哭着找來。

「嗚哇!仙子娘子,仙子娘子,嗚哇!」

其他房裡的姨娘們通通出來了,二姨娘頂着盤到一半的高椎髻。

「大少爺這是怎麼了,哪個不懂事的敢欺負你?」

「大少爺別哭,誰打你了,五姨娘幫你打回去。」

五姨娘一根繡花針從不離手,不是繡花用的,她說繡花針是最佳的,暗器。

祁巧在牛知竹的頭上一下一下地撫過,捋順那些一看就是被人扯出來的頭髮。

唉,為什麼大家都喜歡扯人頭髮?

「我在呢,夫君不哭。」

她的聲音過於溫柔鎮定,成功鎮住了牛知竹。

他抽抽噎噎地,總算能開口說事:

「朱小柔,朱大昌,朱嬌,朱壽,哼!」

三姨娘柳眉一豎,「是不是這群豬崽子打的你?老娘這就去磨刀!」

「他們,他們說我吹牛,說不信我有娘子,嗚哇,我都說我,我沒有娘子,我家,的是,仙子娘子。」

……

眾人安靜了好一會兒。

還是祁巧問:「怎麼就打起來了呢?」

「二傻,二傻打我,嗚哇!!三傻也打我!嗚哇哇!」

十八歲的二傻和十七歲的三傻是牛知竹在牛家村穿一條褲子長大的鐵哥們,自己人。

看這傷心的勁,一時半會兒是別指望他能把事情說明白了。

畢竟是場打架,牛冬明先去回稟了大夫人再找過來,眾人這才了解事發經過。

牛家村緊挨着朱家村,兩條村的小夥伴經常一起在同生河邊摸蝦抓魚,彼此來往密切。

今天牛知竹照常和小夥伴們去抓魚。

二傻牛知樂:「大傻,你真的有娘子了嗎?」

牛知竹說:「我沒有娘子啊。不過哦,我家有仙子娘子。」

三傻牛知旦:「大傻,你是在炫耀嗎?我們會羨慕嫉妒的哦。」

旁邊朱家的小夥伴嗤笑:「撒謊!大傻娶得到仙子娘子,母豬都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