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從賣冰塊掙學雜費開始》[重生,從賣冰塊掙學雜費開始] - 第 七章 水中救人

二人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客車,終於來到臨江市的火車站。

顧靜雪在華南市上學,在我們這裡要去到華南市,坐兩個小時的汽車再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才能去到。

顧靜雪來到售票處買了張晚上七點的火車票,看看時間還早,二人把行李放在寄存處,就來到了江邊。

夏日的臨江,到處都是長腿美女,一個個青春洋溢,不施粉黛,是純天然的美女。不像後世的女人,兩張面孔,人鬼不分。

春生兩隻眼都用不過來了,氣的顧靜雪挖苦地說道:「再看!再看!眼珠子都掉下來了,也不嫌丟人。你說姐與她們比誰好看。」

「咳!咳!當然是姐你好看了,姐,你不但外在美,你還有一種氣質,叫什麼腹有詩書氣自華,她們那些頂多算是花瓶,拿什麼與你比呢!」

「這還差不多,花瓶也不許你看,小心看眼裡拔不出來,讓小狐狸精拐去。」顧靜雪說完,白了他一眼。

二人一前一後的走着,突然聽到前邊有人大喊救命,好似是有人落水了。

春生緊走幾步,這就來到了出事的地點。

只見一位年齡在30左右的美婦正在岸邊着急的大喊大叫,這時岸邊已經圍了不少人,也有幾個膽大的下去救人,奈何水流太急,一個個的無功而返,眼看水裡的孩子正在慢慢下沉,春生也顧不上其他,縱身一躍,跳入水中。

顧靜雪一看春生跳了下去,急的在岸上大哭,心裏暗暗埋怨春生不該如此魯莽,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如何與他家人交代,自己又該如何面對。

自己一跳下去,春生還是小看了這流水的威力,下面不但有漩渦,水流還湍急,根本不能直線遊走,只能被水沖得離孩子越來越遠。

正在春生着急之際,突然發現下面有許多水草,他靈機一動,用手抓住水草,慢慢地向孩子靠近。

來到孩子近前,春生把孩子的頭托起離開水面,吃力的向岸邊游去。

岸上的人看到春生體力不支,這時有人在上游放下一個救生圈,順着流水衝到春生的身邊。

春生藉助救生圈這才把孩子托舉上岸。

孩子在水中時間過長,早已嘴唇發紫,失去知覺。

看到孩子的母親已經六神無主,自亂陣腳,春生只得讓顧靜雪去江邊的IC卡電話亭報警,自己則進行簡單的施救。

當務之急是把孩子體內的水想辦法控出來,要不就是等救護車來了也回天乏力。

春生去年見過村裡的王叔用牛幫小孩控水的,最後把孩子救了過來,奈何現在沒有牛,這可如何是好。

突然靈機一動,春生把孩子背起,雙手握住孩子的兩隻腳,讓孩頭朝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