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從賣冰塊掙學雜費開始》[重生,從賣冰塊掙學雜費開始] - 第 四章送別

轉眼之間,個多月過去了。

這期間春生基本上一天可以賣一箱冰塊,下午有時間就去顧長山的店裡幫忙,不需要幫忙的時候就與顧楠一起寫作業,預習高中的課程。

經過與顧靜雪私下的交談,春生知道了那天顧靜雪為何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原來那天顧靜雪放暑假回來的時候,是坐長途汽車回來的,奈何長途汽車不經過橫山鎮,她就在離橫山鎮二三十里的地方,換乘了拉散客的小三輪車。

在車子經過春生的時候,她看到了那個箱子,確認是自家冰塊廠的,這才讓司機停下來,過來幫忙的。

春生聽完打趣道:「我一直以為飄亮姐姐是上天推給我呢!為此我晚上還夢到漂亮姐姐了呢!」

「那你夢到我啥了!」顧靜雪急忙問道。

春生自知失言,只得紅着臉說道:「沒啥!就是普通的夢見。」

「一看就沒啥好事!你看你的臉紅的那樣!」顧靜雪笑着說道。

春生趕緊岔開話題,省的再問下去不知如何回答。

「姐!你可以借我幾本書嗎!我看完就還你。」春生繼續說道。

「姐可以借給你,你也不用還,但你得答應姐個條件。」顧靜雪不緊不慢的說道。

「啥條件!」

「我過幾天開學了!你送我去車站上學!」望着心思單純的春生,顧靜雪不懷好意的說道。

「你們聊啥呢!這麼開心,哦!春生,我爸在外面喊你呢!你過去一下。」還沒等春生回答完,顧楠進來說道。

不得已,春生起身來到外面。

「叔!你找我!」春生說道。

「哦!那個春生阿!你剛才把箱子退了過來,我還沒退你押金那,這裡有一百塊錢,這是押金和你這個多月幫忙的工錢,可別嫌少啊!」

說完,顧長山從身上拿出一百塊遞了過來。

春生一看,說什麼也不接。

「叔!這陣子在你這我已經掙了有300多了,不少了

,關鍵是我還認識了顧楠這個朋友,你再給我錢,實在是不能要了。」

「拿着吧!快開學了,拿着買身衣服穿,都上初中了,不能再穿這個了。」說罷,不由分說,顧長山就把錢塞在了春生的口袋裡。

………………

夜裡,躺在床上的春生怎麼也睡不着。

早戀嗎?喜歡人家?

由於在學校里的春生學習好,惹得不少女同學喜歡他。

記得曾有個同村的一個叫王麗女同學給他送過賀年卡,春生嫌她天天打扮的像妖精樣,又愛吃,不是春生喜歡的類型,就把賀年卡的收與送改了一下,又送了回去,為這事沒少受王麗的白眼。

春生屬於成熟早的學生,對班上的女孩子沒有好感,覺得她們太幼稚。

自從遇到顧靜雪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