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93,奔赴嚮往的生活》[重生93,奔赴嚮往的生活] - 第7章 眼神里的殺氣

在又忙活了一天後,

孫遠航一家子在第三天也是集體出發去了姥爺家。

孫遠航的奶奶在他還沒出生的時候,就去世了,爺爺也在他3歲的時候就走了,基本沒有印象了,所以,對他來說,從小的長輩疼愛,都是來自姥爺那邊。

孫遠航的父親這輩,只有三個,他大伯一家,在很早的時候就搬去了東北那邊的哈爾濱生活,還有一個小姑姑,嫁到了另外一個鎮子上,平時一年也見不到幾回。

反倒是孫遠航的姥爺住在鎮子東邊的張家村,離着也就不到10公里,不是很遠,經常會過去。

他父親騎着嘉陵產的摩托車,自己的母親坐在后座,本來還讓孫遠航也坐後面,孫遠航非要和大哥一起騎單車去,孫父就先行騎着摩托車走了。

孫遠航的姥爺名叫張仁忠,年輕的時候,打過小日子過得不錯的鬼子,十幾歲就加入了革命,入了黨,參加了抗戰,走南闖北,那也是見過大場面的。

建國後,就主動回了老家,說是不給組織添麻煩,生了三個兒子,一個姑娘,姥姥在前年的時候,頭裏面長了個瘤,去世了。

孫遠航的母親是家裡唯一的女兒,從小受寵,三個舅舅,大舅和二舅都住在村裡,小舅娶了個城裡媳婦,搬到了市裡去住了。

等孫遠航兄弟兩個到了姥爺家的時候,就看到姥爺坐在那把太師椅子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煙袋,大舅和父親兩個人,爬到了院子的平台上,正站在上面說話。

「姥爺」

「姥爺」

兄弟兩個快步進了院子,看着眼前的老爺子,孫遠航也是眼睛發酸,前世老爺子一生煙酒不斷,後來肺出了問題,總是咳嗽,憋氣。

大哥出事以後的第二年冬天,一場感冒,當時也沒注意,大舅給找的村裡小診所,上門打點滴,結果早上起來開門的時候,一下子摔倒了,直接走了,什麼話也沒留下。

「兩個大外孫來了。」

老爺子看見進門的兄弟倆,很是開心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孫遠航走到老爺子身邊,抓着老爺子的手,轉身朝平台上問道

「大舅,你和我爸在上面幹嘛呢?」「小航,小東來啦,你姥爺這個平檯子,有點漏水,這兩天天氣好,尋思給修一下,正好你爸來了。」

大舅張保國,今年四十多歲,濃眉大眼,一米八的身高,很是精神,就是皮膚黑了點。

「大哥,我這不正好是來得早不如來的巧啊,哈哈。」

孫父也是呵呵直笑,他剛剛騎車過來,剛進門,就看到了,大舅哥在架梯子爬平台。

這時候農村的屋院子里,會修個平台,也就是一個平頂的小屋,裏面一般是放些雜物,也有當柴房的,家口多的人家,也有當卧室用的。老爺子這個平檯子就是個柴火房,也放點雜物。

「遠航,哥,你們來了。」

這時候,孫遠航的三姐張欣,從屋裡走了出來,大舅家三個姑娘,大姐已經嫁人了,二姐初中畢業以後,在紙箱廠當女工,三姐最小,比他大三歲,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