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93,奔赴嚮往的生活》[重生93,奔赴嚮往的生活] - 第4章 這道題,太難了

孫遠航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9點多了。

這一覺,他睡的無比香甜,

近20年了,幾千個夜晚,他都沒有睡的這麼踏實過。

起來轉了一圈,家裡沒人,母親和大哥都出門了,去廚房的鍋里拿出給自己留的早飯,

一個雞蛋,一小盆稀飯,還有兩張蔥油餅,

配着小鹹菜,孫遠航呼啦啦很快吃完。

吃完飯,他騎着單車就出門了。

20多分鐘後,孫遠航看着眼前的北山服裝廠,一棟四層的樓房,已經是周圍的最高建築了,外牆都是水泥灰色,他知道這棟樓里就有他要找的人。

耀眼的陽光照射在他稚嫩的臉龐上,他微微眯着眼,抬頭看了眼毒辣的太陽,額頭已經溢出了一層細汗。

雖然知道自己現在過來,什麼也幹不了,但他還是想來看看現在的北山服裝廠,騎着單車到了門衛室門口,此時北山保衛處還沒成立,還只是一個保衛科,名義上是保衛科,其實也沒幾個人,總共就兩個廠,看門的還是一個大爺。

不像後來,門衛全是北山保衛處年輕的小伙,以搜查夾帶的名義,經常的騷擾下班的服裝廠年輕女工。

「你找誰啊?家裡有人在這上班啊?」

「大爺,我姐在這上班,我就是路過,天太熱,停下歇歇。」

「還不到中午下班時間呢,你要是找你姐,得等等了。」

「大爺,這天也太熱了,您也沒弄個風扇吹吹啊?」

「今年是比往常熱,前段時間我就跟廠里後勤說了,讓給配個電風扇,一直也沒個動靜,後勤這幫玩意,也是一天天正事不幹。」

孫遠航和門衛老頭聊了一會,就騎着車往家趕,使勁的蹬着單車,才能感覺到一絲絲涼風吹來,等回到家的時候,上衣都基本濕透了。

「你這是跑哪野去了,你看看你這熱的,趕緊把上衣脫了,去洗把臉。」

張秀華看着滿頭大汗的兒子推着單車走進院子,很是心疼,拿把水瓢去舀水,往院子里壓水的機井裡倒,現在的村裡還都是那種手搖式的壓水機井,需要先往壓水機裏面倒上水,在上下搖動機井把手,才能把井裡的水引出來。

「媽,我這叫,獨得太陽專寵的男人。」

「嗯,太陽最寵你,等把你晒成黑溜蛋的非洲人。」

「那我還得去燙個頭才行,人家非洲人可都是燙髮。」

孫遠航拿着臉盆,接着從機井出水口流出的井水,剛打出來的井水,很是清涼,他把上衣脫了,先洗了臉,又把毛巾放水裡,浸透了,擰了一下,把上身擦了擦,最後把鞋脫了,沖了一下腳,才感覺整個人清爽了過來。

至於說,直接用井水洗澡,一盆水從頭澆下來,他是不敢的,夏天的時候,農村的井裡的井水溫度可能也就七八度,外面溫度三十多度的情況下,一盆七八度的涼水,從頭澆下,想想就打寒顫,他是絕不想體驗一下的。

下午的時候,雷子又來找他了,不過這次,不是雷子一個人,後面還跟着他媽。

他媽是來看着他做暑假作業的,看着垂頭喪氣的雷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