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誘甜,禁慾財閥纏瘋了》[致命誘甜,禁慾財閥纏瘋了] - 第9章 安晴

許姨忍不住也跟着說了句。

雖然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鹿暖是誰,但就陸祁寒剛剛那句『就算我把她開除了你又能怎麼樣?』刺激成分太明顯。

「知道了。」

陸祁寒顯然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頭疼的捏了捏眉心。

他確實不知道怎麼做一個好父親,總是會忍不住用生意場上那一套來回應陸子浩,卻忘了對方還是一個孩子。

六年了,他逐步再改,但始終還是差了那麼些。

「小少爺年紀雖然小,但還是很懂事的,您看這粥碗,剛好就落在沒人站的方向。」

許姨這麼一說,陸祁寒瞬間就明白過來了。

客廳里站了不少人,尤其是剛陸子浩在的時候,一群人圍着他轉,要是真隨手一揮,那粥碗指不定砸誰的身上。

可粥碗偏偏落在了唯一沒人站的方位。

陸祁寒看着灑落一地的粥和破碎的碗片,手指微微動了下。

「孟白,叫醫生過來,你跟着上去,告訴他不會開除鹿暖。」

「許姨,辛苦你再研究下食譜,白粥太單調,看能不能做點帶味道的。」

「是。」

「唉,好。」

或許他該再多一點耐心。

陸祁寒收回視線,鬆開緊皺的眉頭,往往書房走。

還有蛋糕的事情,他本以為是鹿暖故意用來試探的,卻沒想到一切都是誤會。

而他為了驗證鹿暖說的是真是假,不惜以自己為誘餌,親自試探。

陸祁寒坐在書桌後的椅子上,微微後仰,思緒不由得回到醫院。

他清晰的記得,本該是一場試探遊戲,但到後來他卻逐漸失控,甚至想憑着本能繼續放縱下去。

他一直引以為傲的自制力,在鹿暖的面前就好像是個笑話。

猶如六年前的那一夜一般…

陸祁寒不得不承認,他對鹿暖,一點抵抗力都沒有。

但,僅限於身。

被陸祁寒念叨的鹿暖此刻已經回了家。

到家的時候,林姨正在打掃衛生,看到鹿暖回來還有些驚訝:「鹿老師,今天回來這麼早?」

鹿暖抬頭看了下時間,才一點多,確實早了些。

「今天有點事,就先回來了。」鹿暖勉強笑了下,「林姨,你先回去吧,今天晚飯我來做,等下我去接寶貝們。」

「唉,好,確實要跟孩子多親近親近,不然以後孩子都跟你生疏了。」

「好。」

鹿暖笑着應下,將林姨送走,然後掏出手機給小閨蜜打電話。

「喂,安晴,有空嗎?」

「咋了,我的小寶貝?」手機里傳來一道輕快的女聲,「別人找我那沒空,你找我,那必須得有空呀!」

鹿暖笑了下:「在忙嗎?要不要來我家吃飯?」

「咦,剛好我今天沒去上班,等着,我這就來!」

說完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