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某一天》[直到某一天] - 第一章

創業男友一直跟我在出租屋吃白面饅頭,直到某一天,我在青年企業家名單上看見了他的名字。
他不僅是我公司對家的老總,還身價過億。
我過生日,男友拿超市賣的散裝小蛋糕給我當生日蛋糕。
他把蠟燭插在拆開真空包裝的塑料袋,還沒我手掌大的小蛋糕上,關了燈叫我許願。
我盯着黑暗裡聳動的燭火。
終於還是摸到他毛茸茸的頭,然後使勁地揉他偏硬而手感略好的短髮。
「王陳青!
我過生日,你就拿這玩意給我當生日蛋糕啊?」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幽默!」
黑暗裡,他握住我的手腕,後來乾脆把我摟進懷裡。
「可去年你過生日,我給你訂蛋糕,你凶我浪費錢。」
男人稍顯委屈的聲音響在我耳邊。
「今年,我沒浪費錢了,散裝法式小蛋糕多好。」
「便宜,實惠,還能多吃三天。」
我,和我男友王陳青。
是這個小區四單元二十一棟樓,出了名的窮鬼情侶。
大概是因為我曾在樓下超市守點守死了隔壁王大姐賣的魚。
所以她一直在樓道里大肆宣揚,我是沒出息就愛貪小便宜的小年輕。
……我倚在沙發上,試圖拿腳丫去轉正在擺頭的風扇。
腳踝,就被人握住了。
王陳青一邊單手握着我的腳踝,一邊拿另一隻手簡單調整了下風扇的角度。
「別一天到晚對着風口吹,會感冒的。」
「感冒?」
我拎了拎衣領,給他看。
「我汗出成這樣,你跟我說感冒?」
他薄薄的眼皮掀起看我,我總覺得要不是這丫臉太帥,我一定會踹他的。
所以女人果然是個彆扭的生物,他拿超市散裝小蛋糕給我過生日,我還是生氣了。
但我不說,我要讓他自己找原因。
我盯着他指骨輕輕鬆開我的腳踝,以及慢慢靠過來的動作。
還有,越來越晦暗的雙眼。
我和王陳青在一起五年,我太特喵了解他了。
趕緊拿抱枕擋住胸口。
「我跟你說,王陳青,今天不可以,我心情不好!
我……」手腕忽然被人拉了起來。
當我睜開眼時,腕上多了塊小手錶。
好好看。
這確實是我見過最好看的手錶。
裡邊有好多像小水鑽一樣的東西,我手一晃,它還會……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