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之下》[蒸汽之下] - 第8章 引路人

數日過去。

作為兼職郵差的夏雁生當然是進行着他的工作,這才是他的日常。即使遇見了傳說,學到了點東西,不過生活還是要繼續。要賺錢,還要為妹妹買葯。

不對,能治好煤石病的葯已經知道能從克米克的店裡買到,剩下的就是怎麼樣才能湊到那600顆的螺旋樹種子。

還有就是怎麼才能讓妹妹吃下這有點噁心的腸子。

「來,這些都是送到東二街的。」

郵局的同事把一袋子的信交到了夏雁生手上,夏雁生才回過神來。夏雁生看了看袋子里的信,和平日相比不算多,他說:「還有嗎?」

「還有什麼?」

「東二街……旁邊東一街或者東三街的都給我吧。」

那同事笑了笑:「沒有加班費哦,不用這麼努力。」

「不是,就……我送的完。」

「你想干那當然沒問題。來,拿去。」說著又是兩袋子的信交到夏雁生手上。

夏雁生接過信,便離開郵局。

他跑了起來,因為師傅說過普通的體能鍛煉也不能怠慢。他一邊跑一邊觀察着周圍的一切,因為師傅說過要他習慣使用自己的眼睛。

要從郵局前往東二街必須經過亞當大街。跑在亞當大街上,經過濁澗街的入口時,夏雁生停下了腳步。

他並不是因為想去找貝亞德,也不是想起克米克的事情。而是因為有一個穿着軍服的男人站在了雜貨店的對面。

這男人身材高大,大概二十到三十歲,煞氣十足。臉上有着一道長長的疤痕,臉頰到脖子,一直延伸進衣服裏面。

有那麼一瞬間,那個穿軍服的男人視線和夏雁生對上了。男人轉開視線,開始慢慢的走了起來。

他的眼神十分奇怪,好像是刻意盯着自己。

他的行動十分奇怪,好像是在等着什麼。

但是男人最終還是離開了。

夏雁生想了想,然後跑往東二街,繼續他的工作。

·

·

跑着送完了三袋子的信,夏雁生氣噓噓的走在亞當大街上。

時間比想像當中要晚了不少,正考慮要在哪裡吃午餐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一股視線在看着自己。他轉過頭去,只見軍服的一角走進了一條巷子當中。

「……」

夏雁生略有所思,如果說軍隊和自己有什麼交集的話,大概就只有貝亞德的事情了。他腦袋一轉,心生一計。

走在亞當大街上,經過雜貨店,往左拐進入雜貨店後的巷子里。左拐,左拐,再左拐。

但夏雁生並沒有繼續前進,他就坐在雜貨店後的那堆木箱子上,拿出自己帶着的麵包,啃了起來。

那個人估計就是看見自己從這裡出來,懷疑自己跟貝亞德有關。那隻要讓他覺得自己是一個普通的小郵差,時不時躲在這裡偷懶,那肯定能讓他放棄跟蹤自己。

剛啃了兩口麵包,那個穿着軍服的男人便進入了巷子。看見夏雁生坐在箱子上吃東西,他稍微皺了皺眉頭。

夏雁生與他四目相對,沒有說什麼,繼續吃着自己手裡的麵包。

男人稍微露出不服氣的樣子,但馬上又裝作若無其事,繼續走進巷子的深處。

夏雁生悄悄跟了幾步,從遠處看見他在分岔的路口,選擇拐向亞當街的方向。甚至在路口的時候還停留了一下,好像有點不情不願的樣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