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歡》[折歡] - 折歡第2章  

《折歡》是一部短篇小說,小說內刻畫了夏知歡簡少白等角色,這些角色的刻畫都是極為入木三分,讓讀者的沉浸感和代入感更佳:夏知歡清楚的知道,他是想到新的方法來折磨她了。
她忍不住的發抖,步步後退,簡少白步步緊逼。
「將你放在我眼皮子底下,隨時羞辱,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他話語冰涼至極,「從今以後,夏知歡,你就是我身邊的一條狗。」
…簡少白大手直接將她拎起,往車上一扔。
夏知歡驚恐的縮在角落:「你,你要把我嫁給誰……不,放我下去……」她是一個人,活生生的人,不是被送來送去的物品。
「我想把你給誰都可以。」
簡少白捏住她的下巴,「你沒得選。」
夏知歡想哭,又怕惹他厭煩,眼淚生生的含在眼眶不敢掉。
望着夏知歡那雙蓄滿淚珠的清亮眼睛,簡少白竟然有一瞬間的心軟。
不,他怎麼會對仇人的女兒心軟,可笑!
簡少白恢復冷漠,煩躁的扯了扯領帶。
袖口處突然多了一雙白嫩小手。
「求求你,不要……」夏知歡的眼淚砸在他的手背,「任何方式都可以,但不要這樣毀掉我……」這是她第一次求簡少白,她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而這個聲音,讓簡少白不由得想到昨晚的女人。
竟有幾分相似!
但……怎麼可能會是夏知歡呢。
她一直在精神病院里關着,插翅難飛。
簡少白輕輕擦去手背的淚:「認識兩年,我終於聽見你說了一句服軟的話。」
緊接着,他殘忍一笑:「可惜,沒用。」
她的手從他衣袖滑落。
手機響了起來,簡少白瞥了一眼,是繼母張荷的來電。
「言深吶,」張荷故作關心的問,「我剛剛聽說,你昨晚在酒店和一個女人……」沒等她說完,簡少白打斷:「沒錯。
我和她正在去民政局的路上。」
「這……啊?
你,你打算娶她?」
「是。」
簡少白非常擅長先發制人。
張荷給他送女人,就是想安排一個女人在他身邊監視他,他不可能讓張荷得逞。
簡少白會繼續尋找昨晚的女人,但絕對不能讓張荷知道。
因為昨晚房間里一片漆黑,他沒有看清她的長相。
否則,張荷隨便找個女人來冒充,他也分辨不出。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夏知歡暫時頂替!
反正,她這一生都要在他身邊贖罪。
掛了電話,簡少白微微挑眉:「夏知歡,聽好了。
你要嫁的人……是我。」
嫁給他?
夏知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看他的表情,不像開玩笑!
結婚登記處。
夏知歡握着筆遲遲沒有簽字。
她從未想過成為慕太太,那個位置,哪裡是她配坐上去的。
她寧願繼續留在精神病院,也好過日日夜夜待在簡少白身邊。
工作人員懷疑問道:「溫小姐,你是自願的嗎?」
「我……」「當然。」
簡少白從後面抱住她,握着她的手,一筆一划簽下名字,「我太太只是太激動了。」
他寬厚的胸膛貼着她的背,看似溫柔,實則強迫!
「夏知歡,這婚要是沒結成,我就把你扔到後山喂狼!」
簡少白在她耳邊低聲警告,恐怖至極。
夏知歡如同一個木偶,任由他操控。
結婚證發放下來後,簡少白直接收走:「別妄想,夏知歡。
你依然什麼都不是。」
她咬咬唇:「娶我,就是你又一次折磨的開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