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名字翻譯得挺失敗的》[這個名字翻譯得挺失敗的] - 第一章

這個名字翻譯得挺失敗的,叫「追尋失去的時間」更好點」過去周克希的譯本叫《追尋逝去的時光》,也比這個好」。
之所以這麼說,基於兩點,首先這個七卷本的大部頭看起來很長,緊扣的主旨還真就只是追尋失去的時間。
不是懷舊,也不是「似水年華」暗示的那種感性的、偽文藝的自憐,而是一種比較嚴肅的求索和考察。
第二點,普魯斯特式的審美,是以素為絢:樸實,得體,個性。
這其實也是貴族式的審慎品味。
乍一看黯淡,仔細琢磨,很有蘊藉。
達意就是最允當的,哪來什麼「似水年華」呢,完了還「追憶」,佐料加太多了。
小說里有兩個段落,講外祖母和媽媽的品味、情操,也很能代表普魯斯特的審美風格。
第一段是這個:即使她」外祖母」有必要送人一件實用的禮物,譬如一把交椅,一套餐具,一根拐杖,她也要去找「古色古香的」,似乎式樣既然過時,實用性也就隨之消失,它們的功用也就與其說供我們生活所需,倒不如說在向我們講解古人的生活。
實用性消失,器物轉而審美化,中間經歷一種時間的醞釀。
或者說,「穿過時間」。
普魯斯特的創作大意也是如此。
為什麼要追尋失去的時間?
養尊處優,輕飄半生,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最好的生命階段已經耗完了,「實用性隨之消失」。
那我到底是不是虛度了,有沒有別的拯救的可能,讓「活着」顯得更堅實呢?
由此,開始「追尋失去的時間」。
也是從此一念之間,普魯斯特的寫法,開始完成對前人的超越。
他寫了一本小說,小說講的是一個作家要寫一本小說,為什麼要寫呢?
因為他發現,「過去」是個很麻煩的東西,是需要嚴肅對待的素材。
在他把這個「式樣過時、實用性消失」的素材——也就是失去的時間——點石成金時,他找到了答案,那就是作為作家的意義,就是將實用性消失的生命轉而成為一種審美。
生命走向其否定,價值因此而升騰。
這就是「追尋失去的時間」最後得到的結果。
對讀者而言,這個普魯斯特寫作家馬賽爾的過程,則是把作家的創作展現出來了。
或者,用時髦的話說,普魯斯特完成了一種元……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