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王爺的獨寵醫妃》[戰神王爺的獨寵醫妃] - 第5章 以兔換銀二百兩

走的累了,姜遙靠在一個樹榦上歇息,喘着粗氣,這小姐的身子雖然不是從小嬌養的但是和她21世紀的身體素質那是完全比不了。

加上受傷不輕,走了大半日累的出了一身的汗。

吃了一顆丹藥,歇息了一刻鐘,眼角處跑過一隻灰色的小東西,姜遙嘴角帶笑,想什麼來什麼,這不有口福了。

一鼓作氣,幾個跳躍,閃身到野兔附近,輕身落地。右手雙指夾住一顆石子,手腕一用力打在野兔左腿處。

同時,一支利箭劃穿梭而過射在野兔的右腿,野兔雖還活着但是無法動彈。

姜遙眼神一冷,幾步奔向野兔,在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抓到野兔之前抓起野兔閃開一丈。

冷眼看着這個想要來搶她食物的人,從來還沒人敢在他姜遙的手上搶東西,尤其是美食。

「這位姑娘,這個野兔是在下射中的」眼前的蘇木,一襲白衣勝雪,說話溫文爾雅,即使是開口問姜遙要東西也是讓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但,姜遙只知道他要搶她的兔子,可惜了這麼一個看起來溫潤如玉的美男子,竟然要搶她的兔子。

姜遙拎起野兔,拍了拍兔子左腿:「這條腿是我打斷的,東西也是我先拿到的,怎麼就成你的了?」

蘇木一噎,雖說自己的箭是射中了,但是姜遙說的確實如此。

於是拱手說道:「是蘇木唐突了,我瞧姑娘抓這隻野兔因是為了果腹,不如我用些肉乾烙餅,同姑娘換這隻野兔可好?不瞞姑娘,我要這隻野兔是為了救人性命,還請姑娘行個方便。」

蘇木?名字倒是有趣,不過乾糧哪有烤肉來的香,姜遙眨眨眼,指着半死不活的兔子:「救命?除了吃,這半死的兔子能救什麼命?你怕不是在誆我吧?」

蘇木收起手上的弓箭,一邊轉身向身後看去,輕聲道:「並非如此,姑娘有所不知,浮林山裏面的奇花毒草數不勝數,但同樣的劇毒之物也比比皆是。今日,在下和同門師兄妹外出歷練,師妹茯苓不慎中了血凝霜,危在旦夕,血凝霜毒性猛烈,解藥複雜,更是千變萬化,我已花了兩日配製解藥,試藥也試了10種有餘,排除了各種藥方,目前是最後一種了,師妹也耽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