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王爺的獨寵醫妃》[戰神王爺的獨寵醫妃] - 第10章 暗流洶湧與平平淡淡

謝允珩心裏暗道,但願你是活着的最後一個。

畢竟這麼新奇的丫頭,還真是不多了。

身後的狼嘯看着謝允珩的動作,還是忍不住道:「王爺,您在山中遇見的女子,是國公府的嫡小姐,名喚姜遙,這次奉旨回京與太子成婚,不想卻跌落山崖。」

「呵!」謝允珩咧嘴一笑,原來是那個傳言中的廢物國公小姐,雖然對這些姑娘家不感興趣,但這國公嫡小姐的事倒是略知一二,畢竟當年那麼轟動上京城。

「她回上京城了?」

「不曾,下屬說,她明日似乎準備去八道口,賣您的玉佩。」狼嘯聲音都小了下來。

謝允珩一愣,隨後笑起來。

周圍的人也是愣了神,他們家王爺甚少笑的這麼開懷,一般情況下一笑,那可是有人要倒霉了。

「明日去八道口走一遭,對了,她要多少銀子,就給她多少銀子。」謝允珩隨手扔了那塊太子令牌,朝着內室走去。

留下一群下屬大眼瞪小眼,流鷹拍了拍身旁千狐的肩:「王爺這就走了?是不是今天不用受罰了?」

千狐躲開他的手,嫌棄的拍了拍莫須有的灰塵,一席白衣如雪:「又不是我受罰,若是沒找出來府內姦邪,你還是逃不過的,若是找出了,你就好好感謝一下那位國公小姐吧,救你一命。」

千狐路過從地上起來的狼嘯身邊,低語一句:「你也一樣。」

然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我覺得他很欠揍。」

「附議。」狼嘯和流鷹看着漸行漸遠的千狐咬牙切齒。

流鷹眼眸轉了轉,看向狼嘯:「你說,王爺讓那國公小姐知道了王爺的身份?」

「嗯,我也不太懂王爺的意思。」

流鷹摸着下巴,思索了一番:「這是為何?若是王爺的武功暴露,可是麻煩的很。」

狼嘯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好心勸解道:「沒有王爺的命令,你最好不要動她。」

流鷹聳聳肩,不再說什麼,還是先處理正事要緊。

既然如此只有看緊一點了,他倒要看看,這國公小姐有什麼本事能讓自家王爺另眼相待。

固若金湯的晉北王府,外人沒有人能從王府窺得消息,唯一的原因,只能是出了內鬼。

晉王府的內鬼,這得是多深的眼線,安插的時間一定不短,一場暗地裡的腥風血雨即將開始。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