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台柳》[章台柳] - 第7章 逃跑風波

街角的戲台上銅鑼震天響,台上滿臉青綠,帶着假須,穿着紫紅官袍戴着烏紗的伶人,手舞寶劍,大跳鍾馗戲,在捉拿紅黃藍綠青,赤膊的高矮胖瘦五個小鬼,台上呼呼喝喝翻騰不已,台下人群哄鬧大笑。 秦韻被裹挾進了看戲的人群,左右都擠不出去,被人推來搡去。

她腦子一發懵,跑了出來就後悔了,一時衝動跑了,這會該往哪裡去,一點頭緒都沒有。四姐姐還在那,就是要走也該兩個人一起走,這會把她丟在那,可怎麼得了。

「你這小娘子踩我作甚」一個滿面凶煞的胖婆子,扯着秦韻的胳膊叫道。

「對不住,對不住,我不是有意的」本就十分緊張的秦韻被人扯住就怕的不得了。

「怎麼不是有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我這新做的鞋子都給你踩壞了,你給我賠」說著話,胖婆子就把秦韻往人群外面扯。

「你這刁婆子,人家姑娘又不是故意的,你這般扯着人作甚」幾個抱打不平的年輕人圍了上來。

「她踩壞了我的鞋,就該賠償我,關你屁事,要你多嘴」胖婆子大聲罵道。

「大娘,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秦韻本就是因為偷跑出來,緊張的滿頭大汗。這會被人扯着叫罵,只覺得滿心冤屈說不出來。

「你這婆子,我看你的的鞋好好的,幹嘛還賴上人家了」年輕人中間的一個瘦高個說道。

「就是,就是,你這婆子就是故意訛人」其他幾人附和道。

「我呸,放你娘的屁,誰訛她了,這條街上誰人不知我李三娘,我會訛她,明明是她故意踩壞了我今日剛上腳的新鞋,怎麼就不賠了,莫不是你們幾個看着她長得好看,學人家英雄救美不成,也不撒泡尿照照」胖婆子李三娘唾沫橫飛的和幾人對罵。

「姑娘,過來,還有這麼多人在這呢,我看這婆子還敢打人不成」忽然一個人拉住秦韻的另一邊袖子。 秦韻被冤枉,看到有人替自己說話,自然感激不盡,忙想從胖婆子李三娘手裡掙脫。

「你還想跑不成,你給我放手」誰知那李三娘手勁大的不得了,秦韻哪裡掙得的過。胖婆子另一隻手上提着的竹籃就往小年輕頭臉上砸。 小年輕不妨被砸了頭臉,鬆了手,秦韻防被拉了個趔趄,心內叫苦不迭。

「李三婆子,你也太不不像話了,人家姑娘也不是故意的,你還沒完沒了了,怎麼還上手了」一旁有個婦人看不過眼說道。

「這婆子外面常和人打架,攤上她,可算這姑娘倒霉」邊上也有人出聲。

「就是個刁婆子,誰不知她的惡名」 「就是,就是,聽說還逼的她那中風婆婆在家幹活呢」

「你們幾個小年輕,少管閑事,這條街上可沒人敢惹她,這姑娘真倒霉」

「對對,對,小心給她訛上了」眾人在一旁七嘴八舌的議論。

「還不過來,讓你踩壞我的新鞋,還想跑,你們幾個少管閑事,趕緊讓開」李三娘撥開擋路的人群,拉着秦韻就往街巷裏面走。

聽着幾個婦人的話,幾個小年輕沒多糾纏,看着人走遠了,也就做鳥獸散。 「大娘,大娘,我身無長物,我,等我的同伴來了定賠給你,」李三娘的手像鉗子一樣,怎麼都掙脫不開。秦韻都快急哭了,眼看着跑不掉了,這下又被訛上了,真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費那麼多話作甚,趕緊跟我走」李三婆子腳下帶風,連拉帶扯像扯小雞崽一樣把秦韻帶走了。

砰的一聲,大門身後關上,秦韻都絕望了,淚流不止,哪曾想有一天會因為一雙布鞋被人訛上了。 李三娘關上門,就放開了秦韻,自顧自的去院子里,水井旁邊的桶里舀了一瓢水喝了。

「喝,喝,左,左上,有」 一個聲音響起,秦韻立在院子當中淚眼朦朧的抬頭,看見一個拄着拐杖頭髮花白腿腳不便的老婦人,想來就是那婆子的婆母了,老婦人從屋裡挪了出來,口齒不清。

「沓,她,,誰」老婦人好奇的看着這個哭的不能自己的小姑娘,仔細看,長得真好看,她還沒見過長得這麼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