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台柳》[章台柳] - 第1章 禍起突然

大周,景佑二十六年春,上京

城南大多住着朝廷五六品官員,巷子深處吏部侍郎鄭家的大門這幾日緊閉着,不見有人來往。宅院里來往的丫鬟婆子井然有序,並不見嘈雜。宅院北面挨着花園的一處小院里靠着連雨廊前一棑三棵杏花樹開的繁密鮮艷,一陣微風過,吹得到處都是明媚的花瓣。

西廂雕花軒窗被支了起來,靠窗下的羅漢床上正坐着兩個十二三歲的姑娘,左面梳着雙丫髻帶着兩朵金花,穿着桃紅色夾衣蔥綠裙子的女孩,抓着滿手的絲絛翻繞着打着雙錢結。不時抬起頭看着對面坐着拿着面容嬌美繡花繃子扎花的姑娘,期期艾艾了半天才壓低了聲音道「五娘,今早見着太太了嗎」

五娘鄭玉音放下手裡的綉綳,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玉珍輕輕搖了搖頭,兩人今天請安並沒有一同去,前後錯過了。五娘子玉音前幾天着了風有些發熱咳嗽,在屋裡吃藥養了幾日。今天感覺太好了,去正院請安被攔了回來。

「聽說父親因着公事,好幾天沒有回來了」玉珍突然湊近低聲道。

玉音看玉珍輕輕扯了下她手裡的絲絛,壓住她的話頭,對着外屋兩個正面對面繞線的兩個十三四歲丫頭說道:「彩藍,我和四姐姐做了這半日活計,有些餓了,你和綠水一起去廚房看看有什麼點心果子端些來。」

「姑娘可有什麼想吃的,奴婢一併取來」綠水朝四娘問道。

「都行」

「哎,奴婢這就和彩藍姐姐去看看」綠水應聲。

兩個丫頭把手裡的絲線整理好放在榴籮里,一起退了出去。

看着兩個丫頭出了院子,「妹妹也太小心了,不過兩句閑話,還怕人聽去了不成」玉珍不以為意。

「四姐姐說哪裡的話,父親在外面的事,怎麼是我們好說嘴的」玉音也放下繡花繃子。抬頭看了眼空無一人的院子。

「你知道什麼,我聽我姨娘說父親最近官司纏身不得歸家,太太這幾日煩躁的很,讓我去請安的時候乖覺些,別了觸霉頭,誰知我今天去請安,還沒進屋就被打發回來了,你說會不會有什麼事……」玉珍忐忑不安的絞着手指,說道最後有些激動的站了起來在屋裡來回走動。

玉珍的姨娘是家生子,自來和底下的丫頭婆子們交好,消息極靈通的。

今年開春起,上京城裡就是一片風聲鶴唳,連深宅大院里的小娘子都能察覺出不同來。往年這個時候各府里都已經熱熱鬧鬧的辦賞花會了,戲酒邀約的帖子能把門房的筐子裝滿。可是今年到現在也沒出去過不說,府里這幾天更是關門閉戶,停了琴音戲酒。

「四姐姐晃得我頭暈,你說的必不真的,外面的事自有父親和兩個哥哥處理,與我們有什麼相干,才還說不能觸了太太霉頭,這些話萬萬不可說了,不然傳進太太耳朵里,要立規矩呢」也不怪玉珍憂心,就是玉音聽到這話也跟着心裏一跳,玉珍自來溫柔貞順,何時見她這麼驚慌過。

「妹妹可還記得巷子口的李家,雲姐姐,咱們小時候還一起玩過呢……」玉珍看着玉音。

玉音知道玉珍說的巷子口住着的戶部李郎中家,前幾年犯事被抄家的慘況剛好被自家撞見了。那天家裡的孩子們都跟着太太一起去城外寺廟上香,回來就被堵在了巷子口進不來。太太吩咐不許亂看,讓馬車饒了後門回來。彼時兩人還都年幼好奇撩開馬車帘子,看到李家金尊玉貴的的老少爺們太太奶奶姑娘們在門前街上被拉扯的情形,深深烙印在了兩人心裏。

「可是,可是……我姨娘說…你不知道我這兩年時常做噩夢呢,夢見咱們和他們也一樣了…」玉珍有些躁動不安。

「呸呸呸,不吉利,再不能亂說的,」玉音怕玉珍亂說話惹是非上身,趕忙阻止。

「三姐姐還有不到兩個月就出閣了,可不能裹亂,太太為這事正忙呢,姐姐必定是看三娘就要嫁人了,心思也多了」,玉音不敢亂想,只得轉移話題安慰玉珍。

「你這個壞丫頭都這個時候了還來取笑我」玉珍聽着玉音的話頓時有些羞惱

「誰知道是不是四姐姐年節里去吃酒,見了黃家小郎一面,回來就多思多想起來了」玉音打趣道。四娘玉音年節里相看了工部侍郎家的小郎君,彼此都有意,只待京里風波平息下來兩家好定親了。玉音時常用這話打趣她

「叫你瞎說,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