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首相大人》[早安!首相大人] - 010 名師訂製

  蘇桉桉忍不住瞪大眼睛,因為這些都是超級名模,她在電視上看過的,有幾個甚至走過維密秀。

  還有站在她面前的三個裁縫,全是白人面孔。

  不猜也知道,能讓維密模特,穿上他們設計的禮服,起碼也是意大利頂級設計師。

  如此陣仗,她都要驚掉下巴。

  「看看,這一排模特中,你喜歡哪一套禮服,我讓意大利頂級裁縫,幫你量身定做便可。」

  宮厥說話,永遠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好像在他眼裡,這些都只是家常便飯。

  「真,真的嗎?」

  蘇桉桉說話都開始結巴,沒辦法,哪個女孩不對服裝動心,更何況是這種意大利名師打造的禮服。

  「當然,你是首相御用,理當有這種待遇。」

  宮厥見女人驚喜的表現,他很是滿意。

  所獲得的成就感,竟比他處理國家大事,還要來得滿足。

  這女人,果真有非同一般的魔力。

  他要來她,雖然有失理智,但看來也並不是什麼錯誤決定。

  蘇桉桉像只放飛的蝴蝶般,撲進維密模特展示的禮服中。

  有露背的,有低胸的,還有中西結合的創意旗袍。

  各種顏色,各類款式,讓她看得眼花繚亂。

  「那套露背的不錯。」

  宮厥乾咳了兩聲,不禁建議。

  他覺得蘇桉桉的身材不錯,如果穿這種露背晚禮服,更能將她的身材曲線展現出來。

  蘇桉桉翻了個白眼。

  覺得這傢伙沒按好心,穿這麼露,還不給他佔了便宜。

  晚宴要是跳起舞來,作為他舞伴,那腰和背免不了被他碰觸,這麼好的福利,他當然想讓她穿露背裝。

  最終,她還是選擇一款最保守的黑色晚禮服。

  挑完,她還特意瞄了一眼宮厥,發現他冰山般的俊顏上,竟出現一絲失望,這簡直奇蹟。

  不知為何,看他吃癟,她就莫名舒暢。

  三位意大利裁縫,給她量了身高三維,便領着模特鞠躬離開。

  有一點,蘇桉桉還不太明白,那便是一套禮服,為什麼需要三個裁縫測量?

  「誒,宮厥,一個裁縫不夠嗎?「

  她言語直接。

  這將還未離開的楊振嚇了一跳。

  這蘇家千金,好大的膽子,竟敢公然直呼首相名諱。

  雖然他可以,那也只是在私底下,只有兩人在場的時候。

  更何況,他同宮厥可是患難之交,又怎是這女人可比。

  「你……」

  楊振突然將手按在蘇桉桉肩上,作勢就要將她壓跪在地,為向首相請罪。

  但宮厥卻打住了他,並阻止他說出後面的話,「楊少將,你先出去吧,我同蘇翻譯,還有事要談。」

  這麼客氣?

  楊振獃滯住,他不明白宮厥為什麼要阻止他懲戒這女人,還似乎不想讓他說出後面的話。

  但更讓他費解的是,什麼時候,宮厥對他說話,這麼客氣過?

  就好像他這個一國首相,在這護衛少將之下。

  想不通,但他還是立正敬禮,嚴正回應道:「是的,首相……」

  「助理!」

  宮厥怕穿幫,連忙在楊振尾音結束之前,補了這樣兩個詞。

  這在蘇桉桉聽來,楊振的回應變成了,是的,首相助理。

  可她依舊覺得奇怪。

  好端端的,一個首相護衛隊的少將,憑什麼聽一個首相助理的命令。

  搞得他就是首相一般。

  難道說,這傢伙已經架空了擎首相,這是要挾天子以令諸侯?

  「你真的只是首相助理?但怎麼感覺,他們都聽你的。」

  她問出心中困惑,如果他露出任何想要架空首相的馬腳,她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擎首相,以免他被蒙在鼓裡。

  「我的確只是首相助理,只不過擎首相告誡過下屬,一旦他不在,盧賽宮的一切,都由我全權負責,為此,他們才會有如此表現。」

  宮厥三兩句,便打消了蘇桉桉余慮。

  「我說呢!」

  蘇桉桉放下戒心。

  「剛才,你不是問裁縫的事嗎?」宮厥淡淡說:「三個裁縫,一位是專門為你定做禮服的,另外兩個,則分別是定製首相御用翻譯的制服,以及睡衣睡褲。」

  「啊?睡衣睡褲,這也要定製?我龍貓和皮卡丘的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