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成痴難相忘》[遇你成痴難相忘] - 第八章 你竟然有了!

「斬殺?」允稷幽幽問道。

幾個將士們點了下頭,「他們畢竟是大周人,如果只是拋棄了,一旦他們被突厥人抓到,必然生不如死,不如咱們給他們個痛快。」

允稷不言。

「將軍莫不是捨不得那叫宋茗微的吧?將軍為了她已失了英名,可不能再這般了。」

「如果將軍不忍心,那屬下替你!」

允稷站了起來,看向明參將。

「不用你動手。」

允稷出了簾帳,見雙目含淚卻倔強盯着他的宋茗微。

「跟我來。」

他拽着宋茗微的手,見明月他們想跟着來,就道:「都別過來。她曾在我性命垂危之時救過我,無論我做什麼決定,希望你們尊重我。」

那些將士們再沒有動彈,只是盯着允稷的背影沒入林子里。

他走地很慢,她一步一步緊緊跟隨。

等到了山崖邊上,他止步。

山下的流水聲傳來,宋茗微低頭看去,一條河流淌着,映出波光粼粼。

她忽然笑了出來,道:「你,要殺我?」

允稷鬆開她的手,道:「脫下鞋子和外衫。」

宋茗微聞言卻沒有照做。

她只是盯着他的臉龐,看着他額上的蓮花印記,忽然道:「初見你時,你額上的蓮花讓我以為你不食人間煙火,想你是個溫柔善良的男子。可再見這額上的蓮花,卻覺得冷冰冰的,怕是開在天山上的雪蓮吧,高不可攀。」

允稷頓住。

這話,莫名地像是根尖銳的針,狠狠地戳了進來。

「你走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宋茗微坐了下來,雙腿放在了懸崖外,幾粒砂石嘩嘩地順着她這個動作掉下了山崖,只看得人心驚肉跳。

她仰望天空,優美的脖頸伸長,她深吸了一口氣,晃了晃懸空的腿。

允稷猛地上前,她轉過頭來,道:「允稷,在你心裏,我算什麼呢?」

允稷雙眸閃動,他本意並非如此,只是虛做個掉下懸崖的假象,可她竟就坐在那麼危險的地方。

「你上來,把鞋子和外衫脫那,從這條小路往山下跑去,帶着我之前給你的文書,你完全可以有一個新的身份,一切可以重新來過。」

宋茗微揚起了一抹笑來,「何必為我考慮這麼多?不過是你看不上眼的軍妓罷了。」

「別鬧!」他肅了聲。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