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成痴難相忘》[遇你成痴難相忘] - 第七章 斬殺軍妓

「哦。」

宋茗微應了聲,腦袋卻嗡嗡作響。

他做什麼都是為了大局嗎?

那如果有一天,她亂了他的大局,他會怎麼做?

宋茗微頂着妖女禍害的名頭,怕是要影響軍中士氣,她雖沒出軍營,但是聽一些士兵們說起他們去鎮上時百姓對她怨怒不已,無不是說她迷惑將軍和突厥小王子,引起戰事。

也不是沒有人提出要將她送給突厥小王子,好平息這戰事,可允稷壓下來了。

可這怨氣靠壓能壓的住嗎?

百姓苛求的和平就這麼破壞了……

「你也別想那麼多,這幾天戰事頻繁,死傷的兄弟太多,將軍也沒心思去管你,如果你受了慢待,可以告訴我。」

宋茗微後退了一步,「奴不過是個軍妓,沒有什麼慢待不慢待的。」

她聽到死傷的兄弟太多,心就是一跳。

匆匆告別了明月,就將洗好的衣服掛起來。

她去了將軍帳,跪在了允稷的面前。

「將軍,奴願自請去照顧受傷士兵,還請將軍恩准。」

允稷低頭凝視着她,見她的雙手似乎越發粗糙隱隱有些脫皮,想到這些日子她漿洗的衣服數不勝數,那天他受傷回來後,她就沒有進這帳來,只是越發盡心地做事。

「抬起頭來。」允稷道。

宋茗微猶豫了下,將那張清瘦的臉露了出來。

允稷眉眼一跳,不過是一個多月罷了,這些日子她沒出現在將軍帳,就算是遠遠看到了他也躲了起來,這一個多月他也就匆匆看過她的背影,竟瘦了這麼多。

那雙明亮的眸子下隱隱有着陰影,看過去憔悴而纖弱。

宋茗微長睫輕顫,在他抿着唇低頭不語的神色中,只覺得越發窘迫。

「不用你去。」

允稷說著就披上了甲,撩開簾帳出去了。

「將軍!我……」

「我只說一遍。」

隨着那簾帳覆下,遮住了他頎長的身影,也遮住了宋茗微那瘦弱的身軀。

她正要出營帳,明月就走了進來。

「姐夫不讓你去是為了你好,你要去了,不知道多少將士要暴跳如雷,他們不會以為你是好心要照顧他們,他們只會以為你就連打戰都要粘在將軍身邊,迷惑將軍。」

明月坐在了允稷的床榻上,微微眯着眼看向宋茗微,成功地看到了宋茗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