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成痴難相忘》[遇你成痴難相忘] - 第五章 她怕是要自盡

一道清冷的目光襲來,宋茗微艱難地吐露了一個字。

「是。」

允稷站了起來,他一步一步朝宋茗微走去。

宋茗微卻不敢再抬頭看他,只怕多看一眼就會和前幾天一樣,哭着求着他讓他別送她走……

她終於明白,自己於他而言,什麼都不是,只怕是個累贅。

當初他失憶之時,她許了生死相依,不離不棄,只是這會兒,這些誓言都做不得數了。

她抬頭朝他輕笑了下,卻瞥見了他倏然的冷。

「你剛剛見過突厥小王子?」允稷冷聲道。

宋茗微頓了頓,點了下頭。

允稷凝視着她,想到了突厥小王子的姿容和沿途來小娘子們痴痴的嚮往神色,心無端一沉。

「想跟他走?」

她也看上了那突厥小王子?

允稷陡然想到了突厥小王子的話,他說會給她脫籍,會娶她做王妃,給她更大的出息……

允稷恍然想到,留在他身邊,他是什麼都給不了她。

當即胸口被什麼東西狠狠一撞,他素白的衣角撩起她的一絲髮,然後越過她走向了帳門口。

宋茗微呼吸一凝,聽得他不輕不重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幽幽的,在她失神的腦海中震蕩。

「你走吧。」

她失魂落魄地出了營帳,因為沒什麼東西可收拾的,她兩手空空地被突厥小王子攔腰抱上了馬背。

臨行前,她一瞬不瞬地望着那道頎長的白袍,直到他那袖口的藍色騰雲祥紋漸漸被模糊的淚水取代,直到突厥小王子大聲說道:「一個時辰後,你要的人會回來的,我說到做到。」

「駕!」

突厥小王子調轉馬頭,帶着到手的美人轉身離去。

宋茗微渾身僵硬,手緊緊地抓着鬃毛,不由得回頭去看那人。

她以為自己心甘情願,到底還是想要得到他一絲憐惜,哪怕這時候他能多看她一眼該有多好啊。

可突厥小王子高大的身影擋住了她的視線,而她能看到的都是那些主將們高興的神色,無不是感念那個明雙的妹妹要回來了,了卻了將軍一番心事。

「還不死心?人家要的從來不是你,天下長得相像的人何其多,靈魂不同,不過是個提線木偶,他人不會多看你一眼,你於他而言,不過是乙丙丁戊罷了。」

突厥小王子無情地給了她一個迎頭痛擊。

將軍帳裡頭,幾個主將坐在一起商量着明月回來了安排哪個營帳,讓幾個小兵士去買一些女人用的東西,再去買一套成衣,還有一些好用的胰子來,他們興緻勃勃,而允稷卻盯着那兵書發愣。

他看着他們熱衷地討論着如何好好安待明月,卻想到了在那山谷口嬌弱的女子哭泣的模樣。

想到了她被士兵們看不起,糟踐,想到她孤獨可憐地祈求他別丟下她。

就連做夢,也不過是反反覆復那句話罷了。

這些將士們不會去顧及一個軍妓的生死,明參將更是極為惱恨她那張像極了明雙的臉。

她走了,他們依舊,他們快活,他們的言語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