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成痴難相忘》[遇你成痴難相忘] - 第四章 我願意

宋茗微止不住地輕顫,手腳都冷了起來。

她不由得抬頭看向了那俊冷的背影,等待着他的回答。

說得上話的將士都看向允稷,「將軍,這乃是大善。」

雙方既要停戰,互相贈送美女乃是常事,而且突厥小王子親自提這事,如果拒絕了,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又挑起了由頭,準備戰事。幾個人私下聊過,對於突厥這次突然提出求和,態度上並不敢放鬆多少。

突厥小王子回頭看向宋茗微,道:「你可願意跟隨我?到了我們那,你就可以脫離賤籍,做我的妃子。」

酒杯微頓,允稷清冷的鳳眸凝住,整個人猶如一塊寒冷的冰似的。

宋茗微清楚自己身份低賤,在突厥小王子以及這一眾將士眼裡,不過是個營妓罷了,她沒有話語權。

她能說不願意嗎?

這話,該交給將軍來說。

她微垂着頭,道:「妾一切但憑將軍做主。」

話落,她緊緊地拽着衣角,雙手微顫。

突厥小王子笑看允稷,問道:「不知道將軍意下如何?我這美女你一定喜歡的,我帶了她的畫像來。」

突厥小王子拍了拍手,就有侍衛帶着一幅畫前來。

那侍衛打開畫,宋茗微匆匆瞄了一眼,是一個極美的女子,只是那長相竟是有七八分地和她相似。

那一瞬間,她迅速掃向允稷,見到他微垂的眸子和放下來酒杯。

允稷盯着畫中人,聲音低冷。

「放了她。」

「好啊,咱們來交換如何,放心她在我那很安全,沒有被虧待。我也不會虧待你身後這美人,我說了打算娶她做王妃,那便是說話算話。跟着我她的出息只大不小。」

宋茗微的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全身血液都彷彿凝固着就等着他一句話才能順暢。

允稷長久的沉默,周遭的將士們都坐不住了。

明參將舉杯朝臉色漸冷的突厥小王子致意,突厥小王子揚起了一抹笑,席間的氛圍才又活躍了起來。

待人請那突厥小王子去休息,宋茗微才鬆了一口氣。

幾個將士命宋茗微到帳外候着,就急吼吼地和允稷說了起來。

宋茗微端着盆子到溪邊浣洗,心緒不寧也就沒注意他人蓄意的靠近,待發現是那突厥小王子,臉色變得煞白。

「別害怕,以後你要日日面對我,難道總這樣?」

她小心防備,卻也忍不住想要斥責他的無禮。

「請小王子莫要胡言,奴是大周人,不去突厥。」

突厥小王子冷嗤了聲,道:「就算你是公主,也沒這個底氣說這話。兩國交好,就算是公主都要奉命和親,更何況是你。」

宋茗微一噎,抿着唇不肯說話。

突厥小王子輕笑了聲,「你寄希望於允稷?你可知道我剛剛拿出的畫像那畫的是誰?」

是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