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成痴難相忘》[遇你成痴難相忘] - 第二章 我有丈夫!

女子凄厲地哭着喊救命,皎潔的月光落在了她光裸的身上,只讓人覺得萬分凄涼。

宋茗微同帳篷的人都醒了,個個驚懼膽顫,每個人咬着唇,不敢哭出聲來。

宋茗微怔怔看着這一幕,突然發了瘋一般沖了過去,抓起一個陶罐就打在了一個士兵的頭上。

她拽起那個女子,用被子將她裹起來。

那一刻,她渾身激顫,士兵和嬤嬤陰狠的目光襲來,她後怕,卻還是擋在了那滿身襤褸的女子面前。

「把她給我拖出去,敢襲擊將士,全營士兵都可以輪了你!」

那嬤嬤的話一落,幾個士兵將宋茗微連拖帶拽拉了出去。

「放開!我有丈夫!」

士兵們輕笑了起來,「是啊,我們都是你的丈夫。」

一個軍妓,還敢說自己有丈夫?

不可笑嗎?

此起彼伏的笑聲響起,宋茗微覺得可恥極了,幾個士兵見她容顏妍麗,早就食指大動,一人扯下她薄薄的外衫,露出了鵝黃色的小衣。

她猛地一縮,弓着背,儘可能地將自己不要暴露在這些如狼似虎的將士們面前。

然而,將士們紅了眼,摩拳擦掌就要上。

「放開我!」宋茗微推開一個,卻被另一個撲倒在地。

她嗚咽着喊着允稷,明知道他根本不會知道,卻還是不斷重複着叫着他的名字,宣洩這委屈。

突然,身上的重量沒了。

那些士兵噗通一聲跪下,朝着宋茗微身後恭敬道:「將軍。」

宋茗微匆匆斂衽,屈辱地昂起頭來。

銀甲白馬,一身白袍的男子手執紅纓長槍,丰神俊朗猶如天神,額間的蓮花印記在月光下愈發明朗。

眼角的淚珠猝不及防地落下,她不敢眨眼,生怕這是一場夢。

他怎麼會在這?

他聽到了嗎?

一定是聽到了,所以特地來救她的?

她朝他走去,只是剛踏出兩步,就被士兵攔下。

「放肆,見到將軍還不跪下!」

「他是我丈夫。」宋茗微大聲道。

攔住宋茗微的人皺起了眉頭,「胡言亂語,這是個瘋子。將軍夫人早就亡故。」

她知道,她當然知道。

可允稷,就是她丈夫!

她一瞬不瞬地凝視着他,相公,你就當真從未把我當成娘子?

「把她帶到我的營帳。」允稷說著拉了下韁繩,馬兒掉頭,朝着軍營中最大的營帳而去。

嬤嬤高興地點頭,扶着宋茗微道:「你倒是個有福氣的,能入將軍的眼,以後的好日子享之不盡,但你也別太痴心妄想,作為軍妓,就連給將軍當通房都沒有資格,好生拿捏清楚。」

宋茗微邁着沉重的步伐來到營帳外,耳朵轟鳴不已。

連通房,都沒有資格……

難怪,難怪他們都在笑,說她瘋了。

可她,本不用做軍妓!

「進來吧。」裡頭傳來了他低沉淳厚的嗓音,宋茗微深吸一口氣,踏步而入。

他伏案在紙上寫着蒼勁有力的字,然後將那紙放入信封中,交到了宋茗微的手中。

宋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