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成痴難相忘》[遇你成痴難相忘] - 第十章 相遇

陸六走到了宋茗微的面前,看着她驚慌失措的絕色容顏,暗嘆了一把,目光越發淫邪。

他一把抱住宋茗微,宋茗微大聲掙扎呼救。

兩人耳邊都呼呼作響,根本沒有注意不遠處漸漸行來的隊伍。

宋茗微被猛地按住了肚子,整個人抖了起來,只道:「別傷害我的孩子。」

「老實躺着別動!」

說著,陸六解下褲腰帶,還用兩條腿壓着宋茗微,宋茗微怒極,從包袱里抽出了刀一把砍向了陸六。

陸六被砍中了腰,疼地他直抽氣。

他惱怒地要奪過宋茗微手裡的刀,宋茗微堅決不肯,那陸六竟猛地朝宋茗微肚子壓下。

宋茗微尖叫了一聲,卻見陸六的動作僵硬着,然後身子往後,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她驚呼着後退了好幾步,臉色煞白地捂着肚子,手上的刀哐當一聲掉在了地上。

天色漸明,天邊山嵐霧色如彩,而眼前的銀甲白馬卻如夢。

她抹開了臉上的血,哆哆嗦嗦地站了起來。

「允稷。」

白馬上挺直的背影越發如松,他以為她死了。

當聽到她喊救命的時候,他以為那是幻覺,可還是忍不住來了,然後一劍要了這惡人的命。

她,竟還活着……

他不知道心裏頭那不斷冒出來的顫動是代表什麼,只是抓着韁繩的手越發緊了。

竟過地這樣嗎?這半年多的時間?

「姐夫,你怎麼殺了人家的丈夫,你看她肚子都那麼大了。」

明月的聲音驚醒了兩個人。

允稷深深地凝視着宋茗微的肚子,然後遞給了她一個袋子,道:「既轉為良民,就好好過日子,剛剛那人,是你丈夫?這些是我賠給你的錢,夠你下半輩子無憂。」

宋茗微搖着頭,「不,不是。」

允稷卻鞭躂着馬,轉身就要離去。

宋茗微連忙追了過去,卻覺得肚子驟疼,當即就跪在了地上,尖叫了出來。

「允稷,救救我,救救我。」

她的聲音弱了下去,身體一軟竟倒在了那陸六身邊。

前頭的馬兒沒有再走,允稷本不準備回頭再去看她,只聽得身後一點聲音都沒有,他剛要回頭,明月就道:「別看了,你給了她那麼多錢,還有什麼放心不下的。」

「你有沒有聽到她說什麼?」允稷問道。

明月的眉眼微微一縮,「沒有。」

「哦。」

這支隊伍再沒有人為她而留,宋茗微躺在冰冷的地上,忍了半年多的淚水終於涌了上來。

她的聲音低弱蚊蠅,肚子上傳來的疼越發洶湧。

她沒有嫁人,也不是良民,這躺在地上的男人和她沒有半點關係。

允稷,你為什麼連問都不問?

為什麼!

大雪紛飛,她本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出門,卻必走不可。

她凍紅了臉,只知道再這樣躺下去,命也會沒了。

可誰管她生死?

她低垂着頭,抱着肚子,只覺得悲從中來。

他還沒來得及帶孩子來看看這世界,還沒聽到孩子第一聲啼哭,還沒讓允稷知道,這是他們的孩子,他早早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