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你成痴難相忘》[遇你成痴難相忘] - 第一章 誤入為妓

海風習習,吹起捲簾,兩具纏綿的身影起伏,輕輕的嬌吟從女子的口中溢出。

良久,男子才親吻女子的背,思緒卻不知道陷去了哪裡。

女子昂首,白皙的臉頰緋紅,眉眼顧盼分明,容顏清麗奪目。

「允稷,想不起來就別想了。」她輕輕撫着男人清俊的臉,忍不住細細打量他。

從她從海邊救起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在想,他到底是誰。

神情一貫清冷,眉宇之中有一朵小小的蓮花胎記,他盤腿而坐的時候,她恍以為他要羽化而去,竟莫名心痛。

她自私地認為這個失憶的男人,是全新的,是屬於她的。

於是在他盯着她發愣那會兒,在他出口的第一句是充滿疑惑的「娘子」兩個字的時候,她答應了。

允稷低頭深深地凝視着她,眼底閃過片刻的糾結和凝重。

他不能告訴她,他什麼都想起來了……

「茗微,睡吧。」

他輕拍着她的背,她滿足地依偎在他的懷裡。

一夜好眠,晨光熹微之時,宋茗微睜開雙眼,摸了摸床側,枕席冰涼。

她錯愕起身,喊道:「允稷?」

屋子裡靜悄悄的。

她連忙起身,踩着鞋子,滿屋子地找。

空無一人。

她匆匆跑了出去,來到了船艙,卻還是找不到他高大挺拔的身影。

她怔住,茫然而無措。

他去哪兒了?

鄰居大嬸見她獃獃地望着海面,就道:「你是找你救回來的男人?」

宋茗微點頭,「你見到他了嗎?」

「我今早起得早,見他一個人帶着一把劍走了。」

走了……

「你知道他去哪兒了嗎?」宋茗微連忙抓住大嬸的手,大嬸搖搖頭。

宋茗微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小屋,頹然地坐在了椅子上。

他,為什麼不告而別?

她連忙去翻柜子里的衣褲,發現那件最初他穿的那件,已經不見了。

而她給他做的,完完整整的都保留在這。

反而翻動之時,幾錠銀子滾落下來,還有一封信也跟着飄了下來。

她蹲了下來,打開那封信。

「不要再來找我。留着這些銀子找個好人家嫁了。」

明明炎炎夏日,她卻如墜冰窖。

她看着那些銀錢,眼淚斷了線地掉下。

走了,都不肯告訴她,他的身份嗎?

怕她找他?

她抓起那封信,拔腿跑了出去,她要找他問清楚,她到底在他心裏算什麼?

然而門才打開,就見幾個官兵一家接一家地盤問。

「茗微你快跑,聽說聖上征寡婦和孤寡未嫁女充入軍妓營,你無父無母,還沒有丈夫,快跑!」

大嬸推了宋茗微一把,宋茗微心下駭然,看都不敢看那些官兵一眼,拼了命地跑。

「前面的,給我站住!」

宋茗微不敢回頭,只是連連踉蹌,她咬着牙,杏眼通紅。

無父無母,無丈夫……

不,她本有丈夫的。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