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靈事!》[月下靈事!] - 第八章:中邪

「小秋帶來的那些鎮上**和村民們打起來了,他……!,他們還當著村民們的面啃那具屍體骨架!」

劉輝說著,眼裡還透露着驚慌之色!

「我爹讓我來請你,你快去看看吧!」

劉輝焦急的說著,大伯聽了劉輝的話,沒有絲毫停留,拔腿就往劉輝家跑去。

看着大伯疾馳遠去的背影,劉輝就拉着小虎子直接不緊不慢的跟在大伯的身後。

後來,周狗才知道原來這個劉輝就是村裡,昨晚牛被害的那個劉成軍的兒子,也是周狗他們剛才遇到的那個小虎子的親哥哥。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一聽到有**打村民,同為**的周狗和牛鐵鎚意識到事情不簡單。

兩人相互示意後,周狗幾人就跟了過去!

大概幾分鐘後,落後的周狗幾人就被一聲聲狗的吼叫聲吸引,當周狗他們追上時,只見小虎子牽着的大黃狗,在一旁對着劉輝和小虎子「汪汪汪」的叫個不停!

而劉輝和小虎子兩人卻兩眼空洞,慢慢悠悠的像一塊木頭一樣慢慢的向前走着。

聽到大黃狗的叫聲,兩人就齜牙咧嘴對着大黃狗。

此刻兩人如同行屍走肉一般,而大伯的身影卻早就消失不見了。

都說大黃狗能看到人們看不到的東西,被兩人這麼一恐嚇,大黃狗夾着尾巴就直接跑了。

見大黃狗如此異常,周狗等人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們的後面。

「小虎子!」

女友發現兩人的異常,嘗試着叫了一下小虎子,小虎子聽到女友的聲音,就轉變目標,轉身對着女友齜牙咧嘴!

受到驚嚇的女友見小虎子這般,就驚恐的獃獃站在原地,師父見狀,就過去把女友拉了回來。

「他們中邪了!」

「讓他們走,不要打擾他們!」

「現在,他們都沒有自己的意識!」

「驚到他們,他們有可能會傷人!」

聽了師父的一番話,牛鐵鎚就和女友下意識的往周狗的身邊靠了靠!

「師父,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見小虎子兄弟倆,一直痴呆的沿着這條路走了半天,周狗就在後面小聲的問着師父。

師父沒有回答周狗的話,只是對着周狗指了指前面,因為周狗說話的緣故,,小虎子和劉輝就又面目猙獰的的回頭看着一眼眾人。

「不急,先看看前面再說!」

順着師父說的方向,周狗幾人就被不遠處全是木材搭建的房子所吸引,這房子和大伯家的平房不同,房身除了房頂的瓦片之外,見不到一點現在建築的樣子。

全都是由木材加上榫卯結構製成,很有中國古代建築的氣息。

房子門前的一塊空地上,站着許多的月亮村村民。

那些村民圍着四五個和小虎子一樣失神的**,只見幾個**跪在一具沒有肉身的人骨架面前,用嘴不斷地撕咬着那具人骨架。

很明顯,那具人骨架,就是大伯口中的那具屍體。

或許是被吸引,小虎子兄弟倆見那幾個**跪在地上啃咬着,就像發瘋一樣,沒有理會周狗他們,瘋狂的衝著那幾個**圍着的屍體沖了過去。

當著周狗幾人的面,小虎子直接就把人骨架腿部的一根骨頭咬斷,當著幾人的面就咀嚼了起來。

女友見狀,就死死的掐着周狗的手。此刻想必女友,再也不會覺得小虎子可愛了。

「怡似雷霆 ,鬼妖喪膽,! 急急如律令,敕!」

眼看着她們要把那具人骨架徹底咬碎,一旁的師父打量了周圍後,就拿出符紙,嘴念法訣,手捏老君指,快速的閃現到幾個**和小虎子面前。

把符紙貼到他們額頭後,師父說了句「散後!」後,那幾個被師父貼了符紙的人,額頭上的符紙頓時就燃燒了起來。

符紙燒完的那刻,幾人就瞬間倒地,只見她們頭上只留下符紙燒過的痕迹。

早在人群中的大伯見了,就急忙上去查看幾人!

「小秋,小秋呢!」

不知何時出現在人群中的大伯看了那些**,就轉身焦急的問着圍觀的村民。

劉成軍見大伯這般,手就往自己房屋裡指了指。

「小秋,她剛走進房子里去了!」

「她好像也中邪了!」

大伯聽了劉成軍的話,沒有回答劉成軍,直接就不管不顧的衝進了房間,可隨之而來的卻是大伯飛出來的身影。

「狗子,房子里還有一個,去把她解決了!」

大伯飛出來的瞬間,師父就直接對周狗說著。

「師,師父!」

「你就確定房子里只有一個?」

師父的話讓周狗先是一驚,看着那有些陰暗的房子,還有直接飛出來的大伯,周狗有些將信將疑的看着自己的師父,腦海里卻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小時候師父坑自己給他當誘餌,抓鬼的畫面。

「叫你去,你就去!」

「有我在,你怕什麼!」

「再說,他們又不是鬼!」

「我會害你不成!」

周狗還是有點信不過自己的師父,用眼神上下打量他,試圖從他的臉上找出一絲不懷好意的表情。

哪曾想,師父直接不講武德,趁周狗發愣之際,一腳就把周狗踢進了房子。

反應過來的周狗剛想往外跑,就又被師父推了進去。

此時的幾個村民焦急的去檢查着大伯,和那些被師父救下來的**。沒有人敢參合房間里的事,只有女友和牛鐵鎚站在原地擔憂着周狗,可面對周狗的師父給周狗的坑,兩人又無從下手。

眼睜睜的看着周狗被推進房子里,牛鐵鎚下意識的躲到師父身後幾米遠的距離。

他怎麼也想不到這老頭居然會下這麼狠的手,這讓他對周狗的師父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害怕也被周狗師父推進去的牛鐵鎚知道,跑遠點總是沒錯的,畢竟在周狗師父那魁梧的身材面前,牛鐵鎚一點勝算都沒有。

周狗見師父一直守在門口,沒辦法的他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怕什麼,我是個**,我還會怕?」

黑暗的房子看上去很滲人,心裏暗暗的給自己壯了壯膽子!

周狗就打量着周圍!越往裡走,周狗就被眼前黑暗的房間遮住了雙眼。雖說現在是下午,但是現在天還沒有黑下來,此時黑暗的房間與周圍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