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靈事!》[月下靈事!] - 第六章:同魂(2)

有一絲的底氣。

「同魂雙生!」

老嫗看着一臉茫然的周狗,沒有理睬周狗的話,嘴裏就蹦出一句讓周狗無法理解的話。

「混賬,竟然用邪法續命!」

「看我不收了你!」

老嫗仔細打量周狗後,就抬着手向著周狗襲來。毫無準備的周狗被老嫗這般嚇呆在原地,牛鐵鎚和女友的尖叫聲頓時就刺痛着周狗的耳膜,眼看着老嫗的手就要伸到沈影的臉上。

師父一把就抓住了老嫗的手!

「是你!」

老嫗看着突然出現的師父,顯然是被嚇了一跳!

「他就是我的那個不肖徒弟!」

「你就放他一馬吧!」

師父看似平常的一句話,彷彿帶有一絲絲的祈求。然而老嫗卻是沒有理會師父,眼睛卻一直盯着周狗!!

甩開被師父拉着的手,老嫗就驚恐的問道:「他就是那個無心之人?」

在老嫗驚恐的目光中,師父緩緩的點了點頭,這時老嫗就更加不淡定了!

「我是讓你一個人來,而不是讓你帶他來!」

「你就不應該讓他出現在這裡!」

「你這麼做,這孩子遲早被你害死!」

說著,老嫗就一臉憤怒的看着師父,這時,那隻褐色的狐狸從剛才消失的地方又竄了出來,直接就跳到了老嫗的肩膀上面。

「往前幾百米就是村裡,你先帶他去見人!」

「明天我會來找你的!」

說著,老嫗就跟着狐狸向著狐狸出來的林子跑了進去。

嘴裏,老嫗和狐狸一直念念叨叨的說著一些周狗聽不懂的話!

老嫗雖然上了年紀,但是她的腳程絲毫沒有一絲緩慢,崎嶇不平的鄉下小路上老嫗也行走得四平八穩。

師父看着老嫗消失的方向,雙手背在背後,嘆了一口氣,就拖着自己單薄的身子朝月亮村走去。

周狗幾人見狀,一刻不敢懈怠,緊緊的跟着師父,心卻一直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狗子,那個阿婆是你師母!」

「放你奶奶的羅圈屁!」

「我師父是那樣的人嗎!」

「師父他壓根就沒有結過婚!」

「是嗎?」

「我怎麼覺得他兩關係不一般啊!」

別說牛鐵鎚了,就連周狗也覺得師父和剛才的那個阿婆關係不一般。

周狗從來就沒見過哪個阿婆,也沒有聽師父提起過她。回想剛才兩人的談話,周狗隱隱約約感覺那個阿婆好像不希望自己出現在這裡,她口裡的同魂,還有她說師父會害死自己,這些話都讓周狗甚是不解。

「師父,剛才那個阿婆是你的故人嗎?」

為了了解兩人之間的秘密,周狗大步的走到師父的身邊,小心翼翼的詢問着兩人的關係!

「嗯!」

「是故人!」

「你小子現在能好好的活着,有一半還還是她的功勞呢!」

從旁側擊的向師父打聽的周狗,聽了師父的話也是有點驚訝!。

「師父,這麼多年,從沒聽你提起她老人家呢!」

「我沒給你說,那是她們都比較神秘,一般人都見不到她們!」

「還記得我給你說過的出馬仙家嗎?」

師父看出周狗的好奇,剛說到出馬仙家,周狗的腦海里就頓時冒出「狐黃白柳灰!」這五大仙!

「看見她手裡的石像了嗎,那就是她們薩滿教的神像!」

「剛才哪位,就是狐黃白柳灰中的狐家家主?」

「什麼,你說剛才那個老太太是只狐狸?還是個家主!」

牛鐵鎚和女友兩人聽到師父和周狗的談話,兩人就湊着耳朵來到兩人身邊。

面對牛鐵鎚的詢問,師父沒有否定,這讓牛鐵鎚甚是驚訝!

「也難怪,那隻會說話的狐狸會和她這麼親近!」

「這也太邪門了吧!」

牛鐵鎚不可思議的看着周狗師徒兩人,直接就打開了自己的話夾子。

「我說狗子,當初我就是好奇你吹牛逼說你師父能捉鬼,我才跟着你來的。」

「那曾想,這麼變態,這幾天發生的事,是我這輩子都不敢相信的!」

「這世界也太邪乎了吧!」

「沒想到東北傳說中的胡黃白柳灰都是真的,狐狸真的可以變成人!」

「那蒲松齡的聊齋里的那些愛情故事豈不是真的?」

「這也太刺激了吧!」

牛鐵鎚彷彿一隻井底之蛙一樣的在周狗面前感慨着,周狗看着牛鐵鎚那發現新大陸的臉,就無奈的搖了搖頭。

「村長,你看是不是他們?!」

周狗剛發出對牛鐵鎚白眼攻勢,就聽到了一個男子的聲音,順着聲音看去,就見一個中年男子嘴裏說著話,領着一群各式各樣的人拿着不同的棍棒朝着周狗幾人出現的地方跑來。

這時,大家才發現,呈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住着幾十戶人家的小村莊。

「師父!」

突然出現的一群人讓周狗頓生警惕,叫了一聲師父後,幾人就被村民團團圍了起來。

「哎呦!」

「這不是李大師嗎?」

「李大師,你咋這麼晚還來我們村子裏?」

剛被圍住,周狗幾人被村民用手電照射在臉上,強光刺激得幾人睜不開眼睛時。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