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靈事!》[月下靈事!] - 第六章:同魂

周狗的老宅在一個叫月亮村的地方!

月亮村在月亮山的中下部的斜坡上,位於湘西龍江市與黔中章波市交界的一座隱秘的山峰。

離赫縣五百多公里路,幾人在麵包車上顛簸了七八個小時,車輛到達月亮山下的**小鎮時,已經是半夜一點左右。

**鎮里,幾人路過的地方,除了那微弱的幾盞路燈之外,沒有一家的燈光是亮的。

因為鄉下山路無法通車,所以無奈,周狗幾人只能下車跟着師父的步伐徒步進山。

上月亮村的路,是被樹木圍的水泄不通的一條羊腸小路,遠遠看去,靠自然生長編織的路口周圍,長滿了爬山虎!那條羊腸小路猶如一個幽深的山洞,彷彿一口就能把人吃了一樣。

加上黑夜的加持,周圍的環境多了幾分的詭異!

黑夜裡,周狗幾人見了此般景象,心裏不禁有一絲絲反感!。

「師父,我們在鎮上找個住的地方待一晚,明天再去村裡吧!」

這幽深的上村路口,嬰兒手臂粗的藤條猶如一條條蛇一樣,蜿蜒盤旋在小路周圍,仔細看時,黑夜的林間小路上還有一絲絲難以察覺的霧氣。

除了師父外,幾人都覺得此路像一條鬼路!

看着這條自己從未踏足過的的山路,周狗就回頭對師父說著。

牛鐵鎚和女友沈月急忙附和,就在幾人認為師父會鬆口時,那隻褐色的狐狸直接就走到了幾人面前。

「回村的路暢通無阻,沒有什麼可怕的!」

「你們跟着我的腳步,我帶你們進村!」

「進村後,你們隨便找個地方住,我帶你們師父去見我狐家家主!」

狐狸說著,就在幾人的目光中,直接走進了那個羊腸小道,那挺立的路口,彷彿就把它吞了一般。

見狐狸這般倔強,心裏發毛打起退堂鼓的周狗幾人還來不及反應,師父啥也沒說直接就跟着狐狸走了進去。

幾人無奈,看着師父的背影,再想留下也不可能了,幾人就直接跟了上去。

因為是小路,林子又比較大,幾人沒有備手電,只能藉著手機微弱的光艱難的照着路!

時不時的鳥叫和路旁類似於墓碑的亂石,讓幾人不得不提心弔膽的的趕路。

「啊!」

伴隨着女友的一聲尖叫,牛鐵鎚在一旁「咯咯咯」的笑個不停!

手拉着周狗的衣角,女友沈月直接就給了自己身後的牛鐵鎚一腳。牛鐵鎚看見一臉黑線的周沈月,有些尷尬的對着周狗兩人笑了起來。

「麻蛋!」

「大半夜的,你小子還嚇人!」

「告訴你,離月月遠點。」

「年輕人陽氣重,屁股上都能烙個餅」

「看把你們嚇的!」

搞惡作劇的牛鐵鎚,在周狗和女友面前又開始裝了起來。

對於牛鐵鎚突然嚇女友這一舉動,明顯周狗也被嚇到了。

挨了周狗和沈月小兩口的指責,牛鐵鎚就像個犯錯的孩子,屁顛屁顛的走向前往羊腸小道走去。

被牛鐵鎚這麼一嚇,女友沈月就更加緊張了起來。

「混蛋,牛鐵鎚!」

女友沈月看着牛鐵鎚的背影,只能靠罵他來提升自己的膽量,沈月想不清自己面前這個牛鐵鎚為何中了情蠱後還不老實,看來石蘭姐對他的懲罰小了。

「男人至死是少年!」

沈月只能用這話來解釋牛鐵鎚,想到這,沈月白了牛鐵鎚一眼。

緊緊拉着周狗,就繼續跟在幾人後面後面,時不時的還防備着自己眼前的這個牛鐵鎚的惡作劇。

隨着道路的深進,周狗感覺這羊場小路周圍的環境越來越有點熟悉。

「或許!這就是自己小時候在這裡出生的緣故吧。」

周狗在心裏嘀咕一句後,就沒有把這些事放在心上!

大約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幾人在林子里提心弔膽的穿梭後,當村子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時,幾人才鬆了口氣。

「孽障,看你往哪裡跑?」

幾人走着,不知哪個叢林中就傳出了一個年邁老婦人的聲音。

牛鐵鎚宛如驚弓之鳥,直接就蹦到周狗旁邊,女友沈月被牛鐵鎚這麼一跳,整個人聲音直接就響徹整個山林。

「你幹什麼!」

呵斥牛鐵鎚後,女友就鑽進周狗的懷裡。

牛鐵鎚和周狗看着走在最前面的師父,剛想開口,就看見一個和自己師父一樣年紀,頭髮花白,脖子上戴着一串綠色珍珠打扮的老嫗,急急忙忙從自己身旁走過。

藉著手機的亮光,三人才看清她懷裡抱着的一個不知名的石像,石像栩栩如生的顯現在周狗面前。

怎麼說呢!那石像四隻手臂伸向東南西北四個不同的方向,雖然是個佛身,但是臉卻是個惡魔相。

老嫗的突然出現嚇了三人一跳,周狗的目光,驚恐的隨着老嫗的方向移動,就在老嫗的身子超過周狗時,那隻走在師父面前的褐色狐狸,直接就朝着老嫗的前方跑了過去。

看着跑過去的狐狸,這突然發生的詭異一幕,還沒有讓周狗幾人反應過來,身子剛越過三人的老嫗卻返回到周狗的面前,鬼使神差的停了下來。

「你是人是鬼?」

「你,你想幹嘛?」

周狗見老嫗一直盯着自己,就哆哆嗦嗦的詢問着,這幾天發生的事讓周狗心裏有了陰影,自己身邊的兩位除了往自己身上擠,沒有一點靠得住,所以此刻周狗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