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靈事!》[月下靈事!] - 第四章:四位苗族老人

「什麼?」

「師父,你不要嚇我!」

早就被周狗這般模樣嚇壞的女友,聽了師父的話,就急忙顫抖着來到周狗身旁!

積壓已久的她,看着周狗被天雷劈得黢黑的全身,再也忍不住的放聲痛哭了起來。

竹林灣本來也就不大,經過這麼一鬧騰,竹林灣里所有人都被吵到。

人頭從四面涌到師父家門前時,師父那被周狗弄得稀碎的竹製門早就被合併在一起,用白紙墊着,上面躺着周狗的屍體。

周狗的屍體上被白布蓋着,旁邊擺着各類水果,還有祭祀死人用的東西,周圍村民來看望留下的香燭都圍滿了周狗的周圍。

「寶年啊,這孩子是誰啊?」

一男三女四個比師父年長的苗族老人,蹣跚的從房子前聞聲走來,當他們看着師父一身傷時,就都湊到師父面前小聲詢問。

四位苗族老人中,唯一一個男的拄着拐杖,三女的老人一個頭戴着銀帽,剩餘兩戴着銀花。

他們雖然躬着腰,臉上有數不清的皺紋,但是,眼神卻是很犀利。

得知死的是周狗,四位老人就面露憂色的拉開蓋着周狗的白布。

看着周狗那全身黢黑的模樣,四位老人滿眼都是震驚!

「什麼?」

「他居然是被天雷劈死的!」

四位老人,用他們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周狗,久久不能平靜。

至於他們是怎麼看出周狗是被天雷給劈死的,現在已無人關心,現在他們更關心的還是周狗。

「天雷滾滾,卻不殺無妄之人!」

「這孩子,怎麼會……?」

「李寶年,你過來給我說清楚!」

「你是不是教他學了什麼邪法?」

「卻招來了天雷?」

神語有云「先有鴻鈞後有天,陸壓道君還在前!」師父雖然很厲害,但是在四位老人面前,師父還是始終像一個小弟一樣,師父始終不敢放肆。

師父有很多的本事都是從他們那裡學的,所以當師父聽到四位老人在叫他的名字時,師父一刻也不敢怠慢,直接就湊到四位老人面前解釋着。

「所以,你剛才是真的想殺他,是不是!」

師父聽了幾位老人的話,想到剛才自己無法制止變成殭屍的周狗,心裏冒出殺意,想徹底的殺了周狗的場面時,對着四位老人就默認的點了點頭。

「糊塗!」

「這孩子,可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

「十個你也抵不過他!」

在給幾位老人解釋了想殺周狗的前因後果後,拄着拐杖的老人大聲呵斥着周狗的師父,其他三位卻一直盯着周狗被挖的心口看個不停。

「把這孩子的心臟取出,把人的魂魄強行聚在心臟里,再把心臟裝回去!」

「這孩子的心臟就變成了一個聚魂棺!」

「用這等巫術救人!」

「其實是在害人!」

「當初你救他,你就早該想到他會有今天的這個局面!」

杵着拐杖的老人說著,就見和他一起來的嗎三個老婦人對周狗檢查完,直起身子。

三位老婦人看了一眼手杵拐杖的老人,四位老人就沒再理會周狗的師父。

本以為會受到幾個老人的嚴厲批評,哪曾想,幾個老人順着來時的路又繼續蹣跚的往回走着後,對師父有些憤怒的臉突然變得很平靜,接着,四位老人就說出了讓人不解的話。

「寶年啊!」

「這孩子,要多教導啊!」

「善惡就在一念之間,明天你就來我那裡一趟吧!」

「讓大家都回吧,沒必要再待在這裡了!」

四位老人像說謎語一樣的話,讓師父很是不解,呆在原地的師父先是一愣。

然後,就舉着嗓子就驅散了前來看熱鬧的人。

或許是師父他老人家聽出了幾位老人的話中之意,他才不敢違背四位老人的。

只見沒一會,來看熱鬧的人跟着四位老人蹣跚的腳步,就都消失在師父的竹屋門前。

待眾人走光後,此地只有牛鐵鎚和周狗的女友守在原地,對眾人的的離開一臉懵逼的他們看着周狗的師父,就聽到師父道:「你們看着周狗吧!」

「我也回去睡覺了!」

不給兩人反應的時間,師父就直接走到了門前,前腳剛踏進門,師父就又轉身對着牛鐵鎚道:「這位小友!」

「我看你面相,兩眼水汪汪,鼻大體強!」

「近期可要自律一點,不然會後悔莫及的!」

說著,師父的身影就消失在兩人的面前,偌大的一個村子裏,霎時間就只剩下牛鐵鎚兩人和躺在地上的周狗。

一陣微風吹過,陪在周狗屍體旁邊的兩人頓時感覺到心裏一陣發毛。

「cao!這些人真不夠義氣,這都死人了,還這麼一臉的事不關己!」

「只留我們兩人,這麼早就睡,睡死你們!」

牛鐵鎚發著牢騷,而周狗的女友卻時不時的哭泣,時間過了幾個小時,差不多快十二點時,一股陰深深的涼風吹過後,還在給周狗燒紙的兩人突然發現,擺在面前的祭奠周狗的水果被一隻黑手拿了起來!

接着兩人的耳邊就傳來咀嚼東西的聲音,當兩人顫抖着抬起頭時,一張黑臉就直接對着兩人笑了起來,嘴裏的咀嚼水果流出的液體頓時嚇懵兩人!

「鬼啊!」

只聽異口同聲的一聲慘叫後,周狗的旁邊就躺着兩個被嚇暈的人躺在那裡。

兩人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