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靈事!》[月下靈事!] - 第三章:天雷(2)

沈月,邀請兩人去自己住的地方。

「月月,你就別傷心了,周狗子不會有事的!」

「你們就找到我那裡去等吧,你們一直在這裡也不是個事!」

「好啊!」

當牛鐵鎚聽到石蘭邀請他和女友沈月去石蘭家時,牛鐵鎚就抬着頭猥瑣的看向了石蘭,不給沈月反應的機會,牛鐵鎚就直接答應了下來。

大概兩三分鐘左右,石蘭領着兩人就到了她家。這一路,牛鐵鎚看着石蘭的身影,牛鐵鎚就連倆人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石蘭住的房子和周狗師父的一樣,也是用山竹建造的。

石蘭住的地方就在師父房子的東南方向,剛踏進石蘭的家,藉著燈光,就看到黑夜中的雞鴨繞廊,門前的栽着各種各樣的花。

花上各種各樣的不知名的蟲子,密密麻麻的爬在那些花莖上。奇怪的是,路過的雞鴨彷彿沒有看到那些蟲子一樣,就算蟲子落到那些雞鴨面前。

石蘭養殖的這些雞鴨都沒有對那些蟲子下手!

「哎,你這些雞鴨咋不吃這些蟲子啊!」

牛鐵鎚看着從大母雞前爬過的一隻五顏六色的蟲子,好奇的問着石蘭,石蘭見牛鐵鎚詢問沒有回答,只是單純的對着牛鐵鎚笑了一下。

這一笑,牛鐵鎚瞬間就又徹底的淪落在石蘭的美色里,看着石蘭起身給兩人準備吃的,牛鐵鎚的手不自覺的就想往石蘭後臀的苗服上招呼。

「咯咯,嘎嘎!」

牛鐵鎚的手還沒摸到石蘭時,雞鴨狂叫的聲音就夾雜着傳入牛鐵鎚的耳中。就在牛鐵鎚放眼看那些在黑夜裡活動的雞鴨時,一隻突然出現的手就直接把牛鐵鎚的手打掉。

不等牛鐵鎚反應,石蘭就看見自己養的那些雞鴨都齊刷刷的看向了周狗師父的房子。

在牛鐵鎚和沈月對這些雞鴨驚訝的目光中,兩人彷彿看到那些附在樹枝上的蟲子,也飛在夜空中警惕的看着周狗師父的房子。

石蘭卻像一個沒事人一樣,沒有理會那些雞鴨蟲子的異常,目光始終看着周狗師父的房間。

隨着一聲破門聲傳來,幾人的周圍就冒起一股寒意。在幾人震驚的目光中,就看到一個身影直接從周狗師父的房子里竄了出來。

或許是石蘭的房子離周狗師父的房子比較近的原因吧,那個竄出來的身影直接在月光的照耀下,一蹦一跳的向著幾人跳了過來。

「不好,殭屍!」

牛鐵鎚和沈月被石蘭突如其來的一嗓子直接嚇了一跳,就在兩人愣神之際,石蘭一把就把兩人拉退數米遠。

幾人剛穩好身形,那個身影就直接從夜空中跳在幾人剛才站立的地方。

「狗,狗子!」

此時的月光也如同那個從周狗師父房間里跳出來的身影一樣,剎那間就照射在石蘭的房子面前。

藉著那有些暗淡的月光,牛鐵鎚才看清眼前的身影。

雖然他雙頰深陷,猶如刺蝟般的頭髮全白,眼睛裏少了些生機,抬着的手長着長長的指甲,牛鐵鎚還是一眼就認出他來。

石蘭和沈月聽了牛鐵鎚的話,都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周狗這般模樣。

「咯咯,嘎嘎!」

黑夜裡再次傳來雞鴨的叫聲後,在牛鐵鎚三人的目光中,石蘭養的那些雞鴨就全都身首異處,周狗的嘴裏還拿着一隻雞在那裡吸着血。

石蘭看着周狗這般,剛抬起她的手,黑暗中就又有一個人影竄出,只見他飛身而起,一腳就把詭異的周狗踹飛了出去。

拿出一張符紙,師父就往周狗的額頭上貼去。

「石蘭姑娘,你先帶他們離開!」

「周狗子現在很危險!」

說著,師父就手捏劍訣,握在手裡的金錢劍對着周狗直接就刺了過去。

也許是師父低估了此時周狗的厲害,就在他的金錢劍就要刺到周狗的那刻,周狗額頭上的符紙突然炸裂,在一陣短暫的火光中,師父直接就飛了出去。

當他再站起來時,師父的嘴角就掛着一絲絲鮮血。周狗看到師父受傷,身上就竄出大量的陰氣,齜牙咧嘴的又向師父襲來。

師父不敢怠慢,從懷裡拿出一張烈火符後,對着周狗直接就拋了過去。

頓時周狗的身上就燃起熊熊大火!

「誅邪,急急如律令!」

周狗身上起火的瞬間,師父劃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在金錢劍上後,就又重新向周狗刺來!

誰料到,即使周狗被大火包圍,師父也近不了他的身。只見他抬起鋒利的十指,輕輕一甩,師父就又飛了出去。

伴隨着師父的倒下,周狗身上的大火也漸漸地熄滅,這時周狗那黝黑的酮體一絲不掛的出現在眾人面前。

石蘭見師父剛才的一般操作,只是給周狗扒了一身衣服時,面色潮紅的把頭撇向了一邊。

「石蘭姑娘,快帶他們走,不然我們都得交代在這裡!」

飛出去的師父,見自己完全摸不到周狗的身體,就一個勁的催促石蘭趕快帶着沈月和牛鐵離開。就在他認為,幾人都要交代在這裡,有點後悔當初救周狗時,天空中毫無預兆的就劈下一道天雷,直直的劈到周狗的身上。

天雷過後,周狗直接就原地倒了下去。師父上前看時,周狗的白髮和那般詭異的模樣又變回了原來正常的樣子。

看着周狗這般裸露的模樣,師父脫下自己的苗服,給周狗遮擋後,檢查了一番,就面色陰沉的看着周狗。

「周狗子,這次真的死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