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靈事!》[月下靈事!] - 第三章:天雷

周狗的師父是個南疆苗人!一嘴的八字鬍夾雜着長長的山羊鬍,臉呈倒三角狀。

小說里常說,像周狗師父這樣身懷本事的人一般不是手殘就是腳殘,要麼就是身體那個地方有缺陷的。

開始牛鐵鎚也是這樣想的,不過當他第一眼見到周狗的師父時,就明顯的感覺他和小說里說的那些身懷異能的人不同一樣,至少,牛鐵鎚沒有看出他身上有什麼五次三缺。

這一刻,牛鐵鎚知道,周狗以前在他面前吹過師父的那些牛逼事都是真的!

雖然是個老頭,但是卻有一身的腱子肉,有點類似於龜仙人。不過龜仙人的鬍鬚是白的,又是個光頭。

師父非但不是個光頭,除了全黑的鬍子外,還有一頭的濃密的黑髮。

相對於龜仙人的顯眼龜殼,師父一身苗服下健碩的肌肉卻深深吸引了牛鐵鎚的目光。

「師父,狗子他死了,他,他的心……!」

師父一出現,周狗女友就直接哭着對周狗的師父訴說著。剛說沒兩句,女友就抽泣着,結結巴巴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聽到心這個字,剛才面色平和的師父,面色卻突然極度恐慌。

沒有理會沈月,慌忙的徑直來到躺在車裡的周狗身邊。檢查了周狗被挖的心臟後,師父就像拎小雞一樣,把周狗拎進了他住的房子里。

「小月,招呼客人!」

「不要來打擾我!」

很看得出來,師父真的很慌張,說話都有點底氣不足,把周狗拎進房子後,周狗的師父看了牛鐵鎚一眼,轉頭就對着周狗女友說著。

女友聽了周狗師父的話,剛點了點頭,又擔心的繼續抽泣的問道:「師父,狗子,他沒事吧?」

本還想多問問周狗的情況,哪知師父依然沒有理會哭泣的沈月,轉身關上門後,就把兩人隔絕在了外面,態度極其的冷漠。

牛鐵鎚看着周狗師父那果斷的身軀,沒有為周狗擔心,相反他還在心裏對這個老頭佩服了起來。

「或許!高人都是這般讓人難以琢磨的吧。」

「好了月月,我看師父挺厲害的!」

「你就不要太擔心了!」

大概是因為周狗師父身材給予牛鐵鎚的震撼吧,牛鐵鎚簡單的安慰了周狗的女友沈月後,就放眼打量着周狗師父住的地方。

和現代房屋建造的方式不同,周狗的師父住的房子全是用竹子搭建而成的竹屋。

師父住的地方是赫縣的城郊地區,記得周狗曾經給牛鐵鎚說過,師父住的的方叫赫縣竹林彎。

竹林彎多山少平地,特別適合山竹的生長,加上山泉的加持,所以長了許多的山竹。

現在看來,周狗說的是真的,這裡雖然有一條可以直達的馬路,但是這裡處於半山腰。

可以說,除了山竹就沒有什麼特別顯眼的植物了。

一路走來,牛鐵鎚見了無數棟像周狗師父一樣用竹子建造的竹屋。

那些住戶無一例外,和周狗的師父一樣都是苗族人。

像民宿一樣的竹房建造風格,還有周圍環境讓牛鐵鎚目接不暇,就在這時,牛鐵鎚的目光被一個路過的苗族女孩所吸引。

「哎呦!小月,你看,那腿咋這麼漂亮呢?」

「可惜,這麼熱的天,咋還穿這麼厚的牛仔外套呢?」

牛鐵鎚看着遠處走過的女人,激動的和沈月分享着。此刻,牛鐵鎚把周狗交給他師父,徹底的就做了一個甩手掌柜。

擔心周狗的女友沒有在意牛鐵鎚的話,就在牛鐵鎚認為天氣很熱的時候,從周狗師父的竹屋裡就傳出一股刺骨的涼風。

竹屋周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上了一層薄冰,如果不走近,很難發現竹屋的異常。

牛鐵鎚和女友沈兩人頓時就打起了哆嗦,很快,兩人的身影就被師父家旁邊幾百米不遠處,背着竹簍的一個女人注意。

竹林灣在赫縣屬於苗人的居住聚集地,地方雖然不大,但是每隔不遠就有一戶苗族人家。

看着兩人單薄的目光,就見女人站在自家門口一直盯着周狗的女友沈月。也許是察覺到周狗師父房間里的異樣,女人觀察了女友沈月一會後,就越過兩人,像站在師父門前的牛鐵鎚他們一樣,看着周狗師父那房子。

見房子和平時一樣沒有什麼異常,女人沒有動聲色,納悶的拿着不知名的植物在自家門前擺弄着。

時間一直僵持到了晚上,女人不知多少次觀察了牛鐵鎚和沈月。不知情牛鐵鎚和女友沈月還一直站在外面,兩人不知道竹屋裡周狗和師父怎麼樣了。

「月月!」

觀察了周狗女友沈月很久的女人,見兩人一直沒有挪動地方,好奇心驅使她來到兩人身邊。

女孩往那一站,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着,白皙的皮膚和薄薄的紅唇立刻就吸引了牛鐵鎚。

看着眼前的美人,牛鐵鎚的腦海里就浮現眼前這個美女和他共步夕陽下,花落女孩肩頭的場面。只見牛鐵鎚的目光越來越恍惚迷離。

「月月,你們在幹嘛?」

「我看們都站了一天了!」

女人突然的聲音使女友沈月身體顫動了一下,當她轉過頭看見女人時,臉上露出了笑容!

「石蘭姐!」

石蘭一出現,周狗女友沈月就很熱情的湊到石蘭的身邊,兩人像極了很久未見的摯友。

而牛鐵鎚,自從石蘭的出現,牛鐵鎚的目光就一直沒有離開過她,不知道過了多久。從沈月那裡了解幾人昨晚發生的經過後,石蘭就安慰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