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靈事!》[月下靈事!] - 第二章:你最危險(2)

p>

牛鐵鎚見周狗越來越痛苦,就在女鬼的手要伸出來的那刻,有些害怕的牛鐵鎚狀着膽子,不知那拿來一根木棍,對着女鬼的頭部直接就敲了下去。

「啊……!」

木棍的擊打對女鬼沒有一絲的威懾,相反,被打了一棍後,女鬼的面龐就當著牛鐵鎚的面逐漸變得腐爛了起來。

牛鐵鎚直接就被嚇坐在了地上!

女鬼見牛鐵鎚對她的樣子產生了抗拒,就直接把臉湊到牛鐵鎚的面前。

「怎麼?我很醜嗎?」

「你不是要做我的男人嗎?」

女鬼說著,面露貪婪的看着牛鐵鎚,女鬼腐爛的臉讓牛鐵鎚一頓反感。

看着被自己嚇得連連後退的牛鐵鎚,不等牛鐵鎚反應,女鬼就轉過頭,插在周狗胸膛的手卻在周狗的胸內旋轉了起來。

疼痛感讓周狗第一次感覺到了死亡的恐懼!

「你不能殺我!」

見女鬼的手一直在自己的胸口攪和不停。一感覺到恐懼的周狗就對着女鬼求饒了起來,然而女鬼卻無視周狗的話。

「我讓你自己看看你的心!」

「我要掏出你的心!」

「你這個邪物!」

女鬼的話給了周狗沉痛的一擊,周狗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有天會被鬼視作邪物。

就在周狗感覺自己真的要死時,只見女鬼直接當著周狗的面,把周狗的心臟挖了出來,直接就拿到了周狗的面前。

「來,你好好看看!」

周狗的心臟剛被女鬼展現在三人面前時,崩潰的女友直接就暈了過去。

周圍環境的溫度頓時就驟降,乾燥的房屋周圍迅速就結上了厚厚的冰塊!

一陣寒氣,襲擊着剛剛被女鬼擊飛的牛鐵鎚的身體,就在牛鐵鎚躬身取暖時,就看到女鬼從周狗身上取出的心臟飄出一股黑氣,手裡的心臟就直接飄向空中,接着女鬼就從周狗的身上飛了出來。

女鬼飛出後,心臟就在周狗和牛鐵鎚的注視下,直接就自己跑回了周狗的心口。

緊接着,周狗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倏地從地上站起來,眼裡冒着紅光!

「何人擾我美夢,我現在就送你上西天!」

在牛鐵鎚驚恐的目光中,周狗緩緩的看向他,牛鐵鎚見狀,就用手指了指周狗身後的女鬼。

順着牛鐵鎚手指的方向,周狗的目光就落到了女鬼身上,只見周狗輕輕抬手,就直接閃現到女鬼的面前,一拳就把女鬼擊出房間。

緊接着,周狗就在牛鐵鎚的注視下飛了出去。

等到牛鐵鎚把周狗的女友沈月搬出破房子時,木材製作的破房子就瞬間坍塌。

還沒反應過來,牛鐵鎚兩人的身旁就飛過來一副棺材,棺材落地後,僥倖躲過的牛鐵鎚就看到棺材裏瞬間就摔出一副人的骨架。

看着棺材裏掉出來的骨架,牛鐵鎚來不及多想,就看到遍地的墳墓被周狗和女鬼翻了個底朝天。地上全部是從墳墓里扒出來的屍體。

「哈哈哈!」

「活着的感覺真好!」

「咳咳咳咳!」

「不過,這具身體真的太弱了!」

看着地上琳琅滿目的屍體,牛鐵鎚的耳邊就傳來周狗那詭異的聲音,就在牛鐵鎚擔心周狗時,就看見周狗左手裡竄出一股黑氣,女鬼直接就被他隔空抓在空中。

右手又穿出一股黑氣,像一條鞭子一樣,無情的對着女鬼直接抽打了起來。

「你小子,這不會是在玩鬼吧!」

牛鐵鎚見周狗這般,好奇的聲音剛說出口,聽到牛鐵鎚聲音的周狗這時卻突然雙手抱頭,接着就用兩隻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手捂胸口的瞬間,周狗就失去了對女鬼的束縛,女鬼見周狗鬆手,直接就一溜煙消失在牛鐵鎚面前。

「鐵,鐵鎚!」

消失的女鬼讓牛鐵鎚還沒有沒反應過來,就見周狗在地上翻滾了兩下後,嘴裏一直在呼喚自己的名字。

「狗子!」

「原來你以前吹的牛逼都是真的,你剛才真是太厲害了!」

聽到周狗的召喚,牛鐵鎚急忙上前,一個勁的誇着周狗。

變了個人的周狗沒有理會牛鐵鎚,嘴裏弱弱的說了一句話後,捂着自己的胸口,直接就昏了過去。

「快帶我去見師父,不然我馬上就會死!」

「我知道你要去找你師父,可是月月還昏着呢!」

牛鐵鎚聽了周狗的話,剛指着女友沈月給周狗看,就見到周狗直接昏了過去。

「狗子,狗子?」

看着昏過去的周公,牛鐵鎚一個勁的在旁邊叫着,見周狗一直沒反應,牛鐵鎚就把手直接伸到周狗的鼻息面前。

「啊,死,死了?」

多次確認周狗沒有呼吸後,牛鐵鎚就一個勁的慌張往後退着。

這時,牛鐵鎚才發現周狗的胸膛被女鬼抓過的地方,有幾個女鬼留下的手指紅印,血還在往外飈着。

看着周狗那剛才被女鬼掏心的地方,牛鐵鎚直接就被嚇得跑開,獃獃的楞在原地。

「鐵鎚,狗子呢?」

「狗子怎麼樣了?」

不知何時醒來的女友,看着呆在原地的牛鐵鎚,順着牛鐵鎚所指的方向,沈月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周狗。

來不及顧及地上紛亂的屍體,女友沈月發現周狗死了以後,就直接癱坐在周狗的身旁哭了起來。

「狗子,你死了,我怎麼和你師父交代啊!」

女友哀嚎的聲音一時間傳遍整個黑夜,雙目獃滯的牛鐵鎚這時才反應過來。

「師父,師父!」

「對,狗子剛才說帶他去見師父!」

「狗子說他師父能救他!」

「快,月月我們帶狗子去見他師父!」

被牛鐵鎚這麼一說,女友沈月這才反應過來,兩人找到被撞壞的車輛,搗鼓了半天后,駕着車又向周狗師父的住處趕來!

這一路上,周狗的身體心口位置依然在飆着黑血。

兩人費盡心力把周狗送到師父面前時,天光已經開始泛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