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靈事!》[月下靈事!] - 第一章:攔車人

夜深行車,半路莫載攔車人,這是規矩!就算你是**也是一樣,有些東西可不會因為你的身份就會放過你。

周狗就是那個倒霉人,因為不知道這話的禁忌,才吃了這麼個虧!

周狗是畢城市的一個**,自幼時父母就在一場邪門的大火里雙雙死去。

作為一個**,周狗最在意的就是查出自己父母當年的死因。

可是當年的那場火,實在是太過詭異,因為在**檔案里,沒有太多對當年周狗父母身陷火場的記錄,所以周狗一直對這事有所懷疑。

特別是當了**以後,對父母的死因就更加懷疑了。

再加上,唯一可能知道當年事情真相,把自己從那場大火里救出,撫養自己長大的師父對自己的敷衍。

每次周狗只要向師父問及這件事,師父都會找各種理由搪塞過去。

這讓周狗覺得,父母的死因絕對不像警局檔案里記錄里,記錄父母是意外失火,被活活燒死那麼簡單。

今天對父母這件事期盼好久的周狗,莫名的就收到師父的來信,得知師父要帶着自己回曾經失火的老宅。

周狗特意請了幾天假,帶着自己的好友和女友連夜驅車往師父住的地方趕。

自周狗當**後,師父都一直住在畢城以東的赫縣,驅車差不多要三個小時。周狗三人做完今天的工作,收拾好行李後,差不多已經快十一點了。

「鐵鎚,我說你小子,閑着沒事嗎,我去見我師父,你死皮賴臉的跟着幹嘛!」

牛鐵鎚和周狗都是**,兩人平時就愛聚在一起來點玩笑,兩人屬於狐朋狗友的關係,幾乎無話不談。

「狗子,瞧你說的,你把你師父吹的這麼牛,我不得去見見他老人家嗎?」

「萬一他看上我,傳授我點,什麼御鬼之術啥的。

「到時候,我找個女鬼啥的玩玩,那我豈不是賺大了。」

車上的牛鐵鎚說著,就一臉的憧憬,成功招來了副駕駛周狗女友的白眼。

「瞧你那樣,你見過鬼嗎,別到時候被嚇得尿褲子!」

「哎,我說你兩口子,夫妻混合雙懟是吧!」

「小瞧人?」

「想我牛鐵鎚,以前在舊社會裡吃過糠,解放戰爭扛過槍,南征北戰渡過江,槍林彈雨復過傷,陰曹地府走過幾趟,閻王殿前爆過光,九死一生硬邦邦,有生之年把虎降的硬漢主,我還會怕鬼?」

「笑話!」

牛鐵鎚的嘴碎,成功的得到了周狗和女友的嫌棄,兩人坐在車裡,耳邊都只是牛鐵鎚的叭叭聲。

很奇怪的是,今天的月色很圓,夜色籠罩的夜幕下,周圍的環境出奇的安靜,和牛鐵鎚的嘴碎形成鮮明的對比。

車燈照亮着大路兩旁,三人就這樣開着車,在這人跡罕見的林間小道邊開車邊聊着,向著師父住的地方地疾馳着。

「狗子,你看!」

「前面有個女人在攔車!」

自驅車去師父住的地方已經差不多快一個小時了,周狗此時有了幾分的疲倦。

順着女友手指的方向,周狗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站在路邊。

行駛在周狗幾人前面的幾輛車,路過攔路的女人時,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周狗看着從那個模糊身影旁無情閃過的豪車,基於為人民服務的理念深種腦海,周狗載着好友女友的車輛越來越慢。

當他們靠近女人時,牛鐵鎚的叭叭聲才停了下來。只見那個女人站在馬路旁邊的的一片草叢上面,她的身影若隱若現。

一身白色長裙上衣和散亂的長髮在夜風中飛舞着仔細看時只見他的白色上衣破破爛爛的。

那一身的破洞下的皮膚格外的醒目,車子停靠在女人的身邊時,車燈就不自覺的閃動了起來。

看着眼前的女人,同樣身為女人的女友就有了幾分同情。

「姑娘,你這是怎麼了?」

「怎麼一個人在這?」

面對副駕駛女友的詢問,女人一雙大眼睛就一直盯着女友,只見她的身體左右搖晃着,用有些邪魅的聲音對女友說:「我想回家!」

女人的話讓女友先是一楞,看着女人那破破爛爛的衣服時,女友有些害羞的問道:「你家在哪呢?」

「離這遠嗎?」

面對女友的再問,女人沒有回答,只見她生硬的臉上浮起一個微笑,就直直的看着女友。

女人笑起來的那刻,車裡的三人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女友見女人不說話,就又出於關懷的問道:「你是前面古達小鎮的嗎?」

女人依然沒有回答女友,只是對着女友點了點頭。

「好的,上車來吧。」

女友說著,就直接打開車門,脫下自己的外套就套在了女人的身上。

把女人安排在了後排位,看着女人上車,後排的牛鐵鎚卻不自覺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

「開車吧!」

做完這些,女友的聲音在周狗的耳邊響起,隨着周狗車輛的啟動,女友又開始就對着女人好奇的詢問了起來。

「小姐,你住古達哪裡?」

「一會我們好提前停車!」

「黑溝山路的盡頭!」

「額,你是不是離家出走了?」

看着坐在後排的女人,女友還沒有發現女人說的方向有任何一絲的異常,又繼續對女人說道:「知道嗎,像你這樣子的女生,一個人在這大半夜的小山道很危險的!」

叭叭說個不停的女友自顧自的說著,然而女人卻沒有理睬她。

怪異的女人,讓作為**的周狗有些敏感,剛對她有所懷疑,就見女人用手直接扒拉着好友牛鐵鎚的下巴,語氣十分曖昧的對牛鐵鎚說著!

「我漂亮嗎?」

「你願意跟我一起回家嗎!」

被女人這麼一挑逗,周狗差點就失去對車子的控制,只見他用餘光從反光鏡里瞟了女人一眼,就見女人就當著牛鐵鎚的面撥弄着自己的白色長裙。

好友牛鐵鎚坐在女人旁邊,雖然驚慌失措,但是目光卻一直沒有離開女人。

白皙的大腿出現在牛鐵鎚的眼中時,牛鐵鎚又不自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