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傾天下謝芷顏蕭錦城,月傾天下》[月傾天下謝芷顏蕭錦城,月傾天下] - 月傾天下謝芷顏蕭錦城,月傾天下第6章  (2)

若是不仔細分辨,絕難看出差別來。
這也是當初謝芷顏膽敢冒名頂替哥哥去參加科舉的原因。
她年幼時想要出門玩的時候,哥哥就經常替她做男裝打扮,好幾次回府時,都被府中下人錯認成謝欺程。
看着扮成自己的妹妹,謝欺程心中滿是柔情和歉疚。
「怎地今日回府那麼晚?
不是休假嗎?」
「哦,臨時有些事。」
謝芷顏道。
她不想再這個話題上再多提,忙轉了話題,笑道:「哥哥,爹說你的病要大好了?」
「是,」謝欺程頷首,微微笑道:「這些年辛苦你了,是哥哥不好,不僅沒能護佑你,還讓你成日擔驚受怕。」
「哥哥怎地又說這些話了?
我早就說過了,都是我心甘情願的。」
看着妹妹嬌笑着撒嬌的樣子,謝欺程不由一陣感慨。
「再過一個月,你就十七了,別的姑娘如同你這般年紀,都已經做了娘親了,是哥哥耽誤了你。」
謝芷顏聞言,略有些臉紅,她俏皮地吐了吐舌頭,道:「哥哥別說我了,你也快早些娶個嫂嫂進門吧,我看薛姐姐就很不錯。」
她一說起薛紫蘇,便換成謝欺程不好意思了。
他不自在地輕斥道:「你小姑娘家瞎說什麼呢!」
「我哪有瞎說了?
薛姐姐長得美,又是出自神醫世家,性子也好,我是極喜歡的,爹和娘也十分敬重她,哥哥你若是能娶她進來,那是我們謝府的福氣。」
謝芷顏話落,背後忽然傳來一聲咳嗽聲。
兄妹兩人回頭,只見是薛紫蘇端着一碗葯進來。
許是聽到了謝芷顏剛才的話,她的臉相校平日有些紅,眼神都不敢與謝欺程相接觸。
「薛姐姐,」謝芷顏跟她點頭致意,笑問:「到哥哥服藥的時間了?
那我先出去了,你們兩個慢慢聊。」
說完,不等謝欺程出聲,便笑着出去了,還不忘給他們兩人把門掩上。
沒多久便入了夜,因今日是中秋,謝府的一家四口俱是準時來到了飯廳。
考慮到謝欺程的身子,今日的飲食都極為清淡,不過眾人都興緻不錯,吃完了飯,又在院中賞了會兒月,這才各自散了。
折騰一天回到自己的清苑,貼身丫環蘭馨早已經貼心地給謝芷顏備好了熱水,供她沐浴。
和旁的官家小姐不同,謝芷顏自懂事時起,就不喜歡將自己的身子暴露於人前。
所以每次沐浴時,蘭馨都是在外邊伺候,將空間留給她。
褪去了全身衣服,謝芷顏抬起玉足,步入灑滿了花瓣的熱水裡。
「那想必愛卿不知道,男人與男人之間,也是可以歡好,共赴巫山**的。」
一想到蕭錦城灼灼的雙眸,還有他勢在必得的語氣,忽然間,謝芷顏在熱水中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