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下請閉眼》[緣下請閉眼] - 第5章 夢魘(2)

「你真是的,這也能開玩笑!」女人嘟囔着嘴埋怨道。

「哎呀哎呀,我說什麼把我老婆難受的,原來是這個!哈哈哈…」

正說著,轉過頭,竟突然看見前面的路上站着一個小孩兒,可是…可是這可是高速啊,怎麼會有小孩站在上面?

正疑惑着,那小孩兒居然扭過頭死死盯向他們的方向,可讓人頭皮發麻的是,這個小孩的身體,居然還是背對着車輛的!

男人一臉驚異地看向那小孩兒,誰知那小孩兒突然咧嘴詭異地笑了一下,

「喂,你快看…那…那個小孩子…」

男人滿臉驚恐地說著,只聽見女人尖叫一聲,轉過頭,竟發現側方一輛失控的卡車,已經直挺挺地向這邊衝過來……

「起床!起床!」

女孩緩緩睜開眼睛,「張…張奶奶…?」

「不要看,不要管,不要和他們說話!」

老人板著臉坐在床邊,盯着女孩,語氣憤怒地說道。

「張奶奶,我害怕!」女孩將頭蒙在被子里,帶着哭腔說道,「我要爸爸媽媽!我要爸爸媽媽!」

「不要看,不要管,不要和他們說話!」

老人卻一臉木訥,瞪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女孩,嘴裏重複着這句話,女孩小心翼翼露出一雙眼睛。

誰知老人竟突然弓下腰,臉直接湊了過來,在距離女孩的臉不足一指寬的地方,瞪着眼睛死死和女孩對視!

「不要看,不要管,不要和我們說話!」

—————————————

「啊啊!」

阮十一從床上驚醒,陽光透過淡藍色的窗帘灑在牆上,周圍一片靜謐。

又是這個夢!

阮十一照着鏡子,發現自己的臉上已經布滿淚痕,一雙深黑的眼睛,彷彿不見五指的深夜,她不知不覺拿起一旁的剪刀,在戳向自己眼睛的那一刻,她發現她的瞳孔急劇的收縮,

咔擦,咔擦…

阮十一小心翼翼修剪着已經快遮住眼睛的劉海,她還是沒有勇氣,面對自己,如果她沒有和那晚的小孩說話,也許…也許真的什麼都不會發生…

再和鏡子里的自己對視時,阮十一發現,昨天晚上的夢已經讓自己的眼睛顯得有些疲憊不堪。

一路上,阮十一都面無表情,甚至是有些麻木,直到的士司機提醒,她才知道目的地到了。

下了車,對面的大門邊赫然寫着「公共墓地」四個大字。

阮十一走到一座墓碑前停下腳步,將一束白雛菊擺在墓前,又扭頭往旁邊的墓碑前放下一束向日葵,這是媽媽最喜歡的花。

沉默片刻,阮十一站起身,手裡還捧着一小束豌豆草,沒有華麗的包裝,只是被體面地用細繩捆了,非常新鮮,紫色的花蕊散發著淡淡的草香。

那是阮十一出發前去河邊採的。

阮十一站起身,拍了拍膝蓋上的灰塵,走到一座墓碑前,墓碑上,是一個笑着的老人。

豌豆草離開水會枯萎的很快,阮十一將它小心翼翼放在墓碑前的花瓶里,昨天晚上下了雨,花瓶里正好盛滿了雨水。

「怎麼會給死人送豌豆草?」

耳邊突然傳來一個小孩子的聲音,阮十一猛地回過頭,看見一個小孩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自己身後,一臉詭異地笑着。

「你…你是…」

用這麼稚嫩的聲音竟然說出這樣的話,阮十一有些詫異,同時有些警惕地問道。

那小孩子不說話,只是一直笑着,笑容十分詭異,讓阮十一覺得怪異。

「我…我要走了!」

阮十一說著,繞開那小孩子,站起身就往外走,雖然只是小孩,但站在自己身後竟然沒有一點腳步聲!

而且這個小孩,好像有點熟悉,自己好像…好像什麼時候…在哪裡…在哪裡見過呢?

阮十一邊走着,瞬間瞪大了眼睛,沒錯啊,這個小孩不就是小時候那次,陪自己玩了很久的小孩嗎?!

怎麼會,沒有變化!

想到這裡,阮十一瞬間覺得頭皮發麻,趕緊回過頭,只見那小孩子已經向自己沖了過來,而那個孩子的臉,居然開始長出長毛來,嘴巴竟越來越尖,沖阮十一微微一笑,露出一嘴的獠牙。

「啊啊!」阮十一用胳膊擋住自己的臉。

千鈞一髮之際,從旁邊的草地上衝過來一隻通體雪白的黃鼠狼,在接近阮十一的一瞬間,一口咬住了那孩子的脖子,也就是這一瞬間,那孩子竟然變成一隻半人高的老鼠,躺在地上捶死掙扎。

阮十一被嚇得忘記了說話,傻傻看着。

只見那大老鼠說道,「這個孩子早就該被我殺死,誰知被個老太太攔了一截,如今仙家也要摻和嗎?那還有什麼天理!」

那黃鼠狼並不鬆口,喉嚨里發出嗚嗚的聲音,似乎是在震懾,果然,那老鼠吱得一聲,再沒了動靜。

黃鼠狼鬆開口,扭頭看了一眼阮十一,便一蹦一跳地跑開了。

阮十一順着黃鼠狼跑的方向,看見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年,正看着自己,修長的睫毛下是一雙琥珀色的眼睛,陽光灑在少年的黑髮上,似乎是下凡來客,顯得更加清秀。

少年伸出手,那黃鼠狼就順着爬到少年的肩上,趴好了,用黑溜溜的小眼睛也盯着阮十一看,而且…似乎還露出一臉高冷的神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