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下請閉眼》[緣下請閉眼] - 第2章 貓妖(2)

/p>

——————————

阮十一來到這家店鋪門口,猶豫片刻,終於還是鼓足勇氣推門走了進去。

「哎?是你啊,昨天晚上的漂亮學妹!」

昨天晚上的學長兼主持人走了出來,「是要繼續預約昨天晚上的本嗎?」

「哈哈,沒有沒有,路過路過,」阮十一擺擺手笑道,「學長,那個…你們現在還有人在昨天晚上的場景房間里嗎?」

「我東西落在裏面了,可以讓我進去找找嗎?」

阮十一看着學長疑惑的眼神,趕緊補充道一句。

「哦!不要緊,剛開門,」學長笑了笑,突然俯下身子在阮十一耳邊小聲說道,「你去吧,還需要我親自陪你嗎?」

「不用了不用了!」阮十一尷尬地躲開來,果然是潘冉口中的渣男,阮十一心裏不禁想到,「謝謝啦,我自己去找就可以,還是不麻煩啦!」

阮十一又踏上了這個昏暗的走廊,昨天晚上恐懼的回憶又浮現在眼前,阮十一隻能咬着牙繼續走着。

等下看見那個東西,就氣沖沖地拿它是問,不對不對,還是假裝出很厲害的樣子,讓那東西被我的氣場嚇一跳,最後老老實實地從實招來…

雖然想的很美好,阮十一的腿還是不自覺地發軟,只能自我洗腦「關鍵時刻不能慫不能慫!」

這個房間就是昨天晚上布置成「靈堂」的房間了,就在阮十一將把手緩緩扭動的那一刻,又不知怎麼的突然鬆了手。

阮十一突然有些想哭,自己可能真的不適合去干這些事情吧,可是,可是…究竟是為什麼讓自己擁有這種能累贅的眼睛啊!

這樣想着,阮十一一股腦扭頭衝進了附近的衛生間,拚命用水往臉上撲過來,想將自己的眼淚沖乾淨。

小可還在等着我,我不能…我…

阮十一緩緩睜開眼睛,被鏡子里的東西嚇得渾身一顫,差點要癱倒在地。

自己的身後,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站着一個貓頭人身的怪物,正用一雙綠得發光的貓眼,此時還直勾勾地和鏡子里的自己對視!

假裝…假裝看不見就好了!

阮十一強忍着恐懼,扶着洗手台站直了身體,對着鏡子揉了揉眼睛,那怪物突然湊近,用帶着笑意的聲音輕聲呢喃道:

「你看得見我吧…」

「陪我說說話吧…」

「我好難過…」

「我也想要…」

「你的眼睛!」

「啊呀!」阮十一大叫一聲,自言自語道,「眼睛怎麼又過敏了啊,癢死了!」

說著,用手使勁揉着眼睛,用幾乎逃命的速度,踉踉蹌蹌走了出去。

阮十一強忍着害怕到顫抖的手,閉上眼睛,一把推開門。

與此同時,屋裡湧出來一股瘮人的寒意。

阮十一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房間的窗帘緊閉,光線昏暗,阮十一隻能隱隱約約看見靈台前似乎跪坐着一個白衣女人。

「小…小可?」

阮十一隻能看見那女人模糊的背影,不過這個背影,確實和韋小可有些相似。

「小可?」

等了片刻,依舊沒有人回應。

阮十一咽了咽口水,手慢慢摸上牆壁,試圖打開房間的燈。

啪嗒…

啪嗒…

倒霉!這個時候燈怎麼還壞了啊!阮十一欲哭無淚,但也沒有時間去糾結。

阮十一不敢多想,直覺告訴她,面前的白衣女人就是韋小可,只能咬着牙走上前,這才湊近看清了臉,果然是韋小可,不過她換了一席白裙,目光獃滯地跪坐在靈堂前。

她下意識將手搭在韋小可的肩上,卻一個撲空,差點沒站穩,又試了幾次,果然,自己好像沒辦法碰到眼前的身體。

可是記得昨天晚上韋小可穿的明明是紅色婚服的,而且…而且這個時候,韋小可應該在醫院的病床上才是…

「小…小可…」

那這個坐在這裡的韋小可,又是誰?!

阮十一壓抑住內心的恐懼,連忙走到窗邊,一把拉開窗帘。

此時天色漸晚,一抹刺眼的斜陽湧進房間,穿過韋小可的身體,阮十一這才發現,這個韋小可居然沒有影子!

阮十一瞬間感覺頭皮發麻。

這時,韋小可卻突然站起身,轉身往前走去,說是走,用飄倒是更合適。似乎是想走出這個房間,可是,走了幾步,又被什麼束縛住,重複着行走的動作,依舊是面無表情。

「是想要逃離嗎?」

阮十一這才注意到,韋小可的手腕上似乎被什麼東西系住了,可是天色已晚,阮十一看不清,只知道是一條黑乎乎的繩子。

繩子的另一端,依舊連接在香台之下,一片漆黑…

用什麼東西,把這繩子割斷…

突然想起靈台前的香壇好像是陶瓷的,阮十一大步走到靈台前,舉起香壇,用力摔在地上,拾起一塊碎片,對着繩子割起來。

一下,兩下…

阮十一覺得耳邊似乎吹來陣陣寒風,那風聲斷斷續續,窸窸窣窣,好像…好像在說…好像在說:

你果然,

看得見我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