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開局被刻晴帶回家》[原神:開局被刻晴帶回家] - 第4章 抵達晨曦酒庄,我們與迪盧克同行

清晨…

經過木板橋,嘩嘩的瀑布聲,穿過兩側交叉的峭壁。

走到破敗的石拱門處有一隻火斧暴徒在打盹,一步步靠近到五步範圍,火斧暴徒被驚醒,我快步上前一劍砍在火斧暴徒的手腕上,因痛苦火斧掉地上我一腳踢開火斧一個前翻滾躲開了襲來火斧暴徒的右拳,背對石拱門的火斧暴徒沒有意識到身後爬上石拱門的刻晴的下落攻擊,刺入火斧暴徒的頭顱中,後跳拔出了刺入頭顱的匣里龍吟,仙氣飄飄的不佔半分血跡,走到沙灘湖畔邊將匣里龍吟和我的冷刃洗掉劍上的血跡(先前兩章忘記這武器的名字現在補上)。不遠處的冰鎧史萊姆和三隻冰史萊姆在水面上蹦蹦跳跳,感受到一絲絲血水從身邊划過,圓滾滾的身體轉了轉發現在上游的少男少女,氣沖沖蹦跳了過去。刻晴在認真的清洗着愛劍匣里龍吟有一句沒一句的跟我說話,我也洗着冷刃聊着聊着,抬頭看到三隻小冰史萊姆在蹦跳着靠近,而冰鎧史萊姆在凝聚三道冰棱已經發動攻擊,我來不及解釋公主抱起刻晴急忙閃開,不幸被埋在沙堆里冒了一角普通寶箱絆倒摔進草叢裡。怒氣沖沖的冰鎧史萊姆和冰史萊姆發現目標不見了,不明所以的回到原先的位置繼續玩耍了。

摔進草叢裡呆了一會,從草叢裡探出頭來,看到回去玩耍的四隻冰史萊姆,呼出一口氣。站了起來回去把匣里龍吟和冷刃撿了回來,另外一邊被林小逸公主抱的刻晴臉上羞紅。緩了緩回過神,看到林小逸把匣里龍吟撿了回來於是也從草叢裡站了起來,從林小逸手裡接過匣里龍吟放回劍鞘里。走到絆倒自己的普通寶箱前打開了,裏面躺着一顆原石和一件流放者的懷鐘,收了起來便離開了。繞過冰史萊姆玩耍的沙灘邊,向前走去看到了晨曦酒庄的告示牌。沿路走便看到豪華的酒庄,成熟的葡萄還有一位打理葡萄架的老先生,於是上前詢問一番,得知老先生叫特納。兒子蓋倫是蒙德城的西風騎士,如果我們要去蒙德城拜託我們帶封信去給他兒子蓋倫。特納帶着我們來到酒庄入口轉身離開了…

中午…太陽高照,徐徐微風。

轉頭看到了一個一米六左右的偏瘦男子,於是走向男子,男子看到林小逸和刻晴向自己走來便起身詢問:你好,歡迎來到晨曦酒庄,我是酒庄釀酒師「康納」,請問旅者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回答到:我們初次來到蒙德境內,我想招個人給我們帶路去蒙德城,幫助解決龍災。康納想了想開口說:前兩天老闆來信說今天要回酒庄運酒到蒙德售賣,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你可以問問倉庫管理員恩內斯特先生。隨後指了另一邊在點數的高大有點胖的男子,我向康納先生道謝後轉身走向了倉庫管理員恩內斯特,刻晴也跟了上來。

林小逸:恩內斯特先生,你好!我想給你打聽一下你們老闆具體什麼回酒庄?

剛點完數的恩內斯特剛站起來就有個少年想自己詢問便回答到:你說我們老闆迪盧克姥爺?我們迪盧克姥爺的車隊,傍晚七旬才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