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人,在等我》[有一人,在等我] - 第9章 悲歡並不相通

周清枝吃完早餐換好衣服後,三人坐上經紀公司配的商務車,前往廣告拍攝現場。

商務車上

「枝枝,今天的廣告全程在室內拍,順利的話應該早上就可以完成」,柳阮拿着平板,看完行程對坐在左邊的周清枝講述道。

這個奢侈服裝品牌的代言,一個月前就已經商談好了,廣告和宣傳照應該是兩周以前就拍好了的,只是雙方在協商拍攝服裝時出現了分歧,就推遲到了今天。

周清枝雙手交疊着放在胸前,閉着眼靠在座椅上休息,聞言抬手理了下搭在身上的空調毯,輕聲「嗯」了下。

「今天廣告拍完後,接下來你有一個月的假期,在拍八月的綜藝前,我都沒有再給你安排其他的工作」。柳阮放下手上的平板,看着她眼睛下方的青色,有些擔憂道。

這黑眼圈在周清枝吃早餐時她就看見了,考慮了下不管她是否願意,還是決定剪了七月份其他的通告。

「我不想休息」,聽到經紀人的安排,周清枝睜開眼睛,清澈的桃花眼中寫滿拒絕,卻還是壓着心中的煩躁,冷靜的微微側身面向柳阮,表達自己的不認同。

「你是想頂着黑眼圈去接每個通告嗎,枝枝,這就是你所堅持的敬業精神?你需要時間調整狀態了」,柳阮直視着近在遲尺的桃花眼,耐着性子勸眼前的女孩兒。

心想,如果是換成她以前帶的那幾個「不成器的」,她才不會費心安排休息時間,更不會這麼好脾氣的哄人。

沒辦法,她帶了這位小祖宗兩年多了,發現除了特殊的日子,有其他安排外,小祖宗根本就是排斥休息。

整天不是在拍戲,就是在趕其他的通告,拚命三郎都不如她賣命。外界甚至有一個謠言在廣泛傳播,說她柳阮泯滅人性,壓榨未成年人。

「我缺錢」,周清枝自知理虧,說完便不再理她,轉頭靠在座椅上,放空眼神,怔怔地看着車窗外閃過的車水馬龍。

聽到這說辭,柳阮愣了幾秒,心裏頓時覺得無奈,伸手按了按太陽穴,深呼吸,強迫自己鎮定。

自家小祖宗的荒謬說辭之一:便是周家大小姐缺錢,需要沒日沒夜的賺錢養家!

如果不是知道其中的內情,她肯定會相信。初初認識周清枝時,是在B市的一處高級會所里,周清枝穿着校服一個人在一樓大廳里喝得爛醉。

她本欲上前,拯救失足少女,打算拿周清枝放桌上的手機,打電話讓人來接她。

結果合作方知道她的想法後讓她別管,對她說:「不會有事的,周家大小姐,誰敢找死去碰她」

除了那戶周家,她實在是想不出,在B市還有其他讓人如此忌憚的周姓家族。

考慮到車上還有助理和司機,她也就沒有多言,一旦小祖宗身世被爆出去,在網上必然會引起軒然**。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看到周清枝轉過頭去不再分辯,就知道她這是妥協了,同意接受自己的安排。柳阮趁機在團隊的微信群里發了放假通知:「明天開始,所有人帶薪休假一個月」,以防再生變數。

接到通知的各位工作人員,頓時一片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