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人,在等我》[有一人,在等我] - 第7章 不見人來(2)

看又都是「靠臉吃飯」的主,這個點進食,無論多清淡,明天估計都得水腫吧。

雖然聽大小姐那意思,她沒在顧少那裡,但是顧少作為這S市名副其實的太子爺,那也不是好相處的。忍不住又打內線電話到後廚問了下進度。

周清枝將自己完全沉到花瓣下,破水而出時,臉上洋溢着得逞的笑容,笑得肆無忌憚、無所顧忌。

「笨蛋」,她躺在恆溫的水裡仰天而笑,直笑到眼角滴落出眼淚,與眼尾處的水融為一體。

在周清枝剛成年時,曾有多家媒體採訪過她,大致都問過同一個問題:喜歡什麼類型的男孩子?

她回答說:我不求他貌比潘安、身高六尺、清風霽月,但求他愛得義無反顧。

眾人皆以為她所求的是在這世間,有一人不因她明星的身份有所顧忌、對她敬而遠之,只願愛她之心純粹。

可惜她只回答了半句,剩下的未曾宣之於口。

或許是害怕遭到周清枝背後的「金主」打壓報復,因此從未有人再接着問過她:義無反顧具體是指哪方面?

南嶼山別墅中

顧景昱到一樓後,就沒有再回書房,只是讓人把剩下沒處理完的文件和電腦拿下來,在客廳里辦公等着周清枝的到來。

眼看過了半個多小時,集團的工作也已經處理好了,想着人應該快到了,便開口吩咐旁邊的傭人:「去把清枝小姐房間里的安神香點上,再做杯柳橙汁」

「是,先生」,兩位女傭有條不紊的完成好各自的工作,就等着被它們的主人臨幸了。

果然,沒過幾分鐘,顧景昱就收到了山下已經為御錦園老闆放行的消息。

周時海很快抵達了主樓,下車提着東西進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交疊着雙腿的顧景昱。顧景昱微微側頭,目光寒冷如冰,周時海不自覺的把呼吸放輕了,收緊了自己外凸的肚子。

想他周時海能坐到這個位子,在上流社會有一席之地,靠得便是接待各位大佬時的左右逢源。

可是顧少這人氣場太強,只是一個眼神望過來,都不免讓人心生緊張,那烏黑深邃的眼眸似是能洞察人心。

「顧少,大小姐為您點的餐」。周時海將手上的保溫飯盒交給傭人,走到顧景昱面前,微微彎腰一臉恭敬的道。

顧景昱靠在沙發上,左手交疊在右手上輕點着,抬頭打量着周時海,唇輕抿着,稜角分明的輪廓,細長銳利的黑眸,宛若是黑夜中的鷹,冷傲孤清卻又顯得盛氣逼人。

周時海強逼着自己不要移開眼神,一滴汗從脖子處滑落到胸前,在他快承受不住這逼人的氣勢時,顧景昱收回了目光,淡淡「嗯」了一聲。

周時海猶如得了特赦令,輕輕鞠躬後腳下飛快的溜了,到車上扯了幾張紙擦了擦額頭和脖子後面的汗。想起大小姐的吩咐,馬上給她回了個電話。

已經快睡着的周清枝,掛了電話後,餘光看了眼時間,已經快凌晨了,撥通了給顧景昱的視頻聊天:「景昱哥哥,我已經睡了,你自己乖乖吃飯吧」

聽到這話,看到她躺在被窩裡一臉的倦意。顧景昱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為了讓他吃飯,故意說自己餓了。

怕他若是知道她不來南嶼山,一氣之下會遷怒御錦園的人,特意和她的人串通好了,不然怎會在周時海出去不到兩分鐘,這個電話就恰好到了。

顧景昱放下交疊在一起的大腿,起身走到了餐桌前,看着桌上的一粥三菜一湯,他對着電話,輕笑出聲「你是想養豬嗎」。

周清枝:「是想看你水腫的樣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