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人,在等我》[有一人,在等我] - 第1章 夢醒

「周清枝,你怎麼敢愛上他……怎麼敢……若不是因為他,我們家怎麼會喜事變喪事。滾……你也給我滾……」周清枝彷彿置身於一片黑暗中,耳邊、腦袋中充斥着一個女人哀嚎。

不,不止一個聲音,在這哀嚎下還有無數聽不清的尖叫聲和哭聲,不知為何,向來討厭喧鬧、喜歡安靜的她,面對這此起彼伏的聲音卻是讓她感到悲傷。

「考試已過40分鐘,做完了的同學可以提前交卷離開了,不要在教室門口逗留,也不要喧嘩。」隨着老師話落,半夢半醒的周清枝終是醒了過來,只覺得頭有點悶,繼續趴在桌子上緩了幾秒,喝了點手邊的水才覺得舒服了些。

掃視了一下周圍的同學,發現很多人都在注視着自己,或許都認為她周清枝沒救了吧,才考了二十多分鐘也能睡着,周清枝心想,只能怪周圍的環境太安靜了,大家翻閱試卷的聲音猶如是催眠曲,莫名讓人覺得心安,便睡著了。

不合規矩那又如何,其他人的看法與她何關。看了下手上的表,才驚覺原來已到了可以交卷的時間,怪不得老師剛剛的音量那麼大。

用手捏了捏脖子,在一些人的注視下收拾好文具,從容的走到講台前將手中的題本和答題卡遞給了老師,「周同學,你還好嗎?」監考老師將一張衛生紙遞到周清枝面前,攔住了她要離開的腳步。

周清枝轉過來看到老師的目光停在她的額頭處,她用手指摸了下額頭,感受着手指變得濕潤潮濕,原來她的額頭上布滿了一層細汗,還未來得及蒸發掉。

確實,現在雖是夏季,但是教室里一直開着空調,不可能會熱到出汗,這也是老師把她剛剛趴在桌上睡覺,理解成身體不舒服的原因吧。

周清枝心裏了然後,低頭看了眼遞到面前的那張紙,低聲回應了句「謝謝」,便繞開那隻手離開了教室。那聲謝謝,既是感謝她的好意,也是感謝她無意間將自己從噩夢中喚醒。

走出教室的周清枝感受着一陣風吹到臉上,只覺得愜意,風把悲涼吹散了幾分。才將飛行模式關了沒幾秒,電話鈴聲就開始響了,來電頁面上**裸的兩個大字:妖孽。周清枝略帶無奈的漏出果然是你的表情。

對方先發制人:「二寶,一個小時前你為什麼沒回我信息,你見異思遷」

周清枝並未後發制於人:「我有理由懷疑你在監視我,黎小姐你難道不打算解釋一下嗎?」

此時在另一座城市,正在網吧開黑的黎小姐,回想起昨天晚上侵入學校教務系統,看了周清枝的考試安排,在鍵盤上躍動的手停頓了一下,有些「心虛」的撒嬌「二寶~這不是說明咱們心有靈犀,無比默契嘛,果然大寶SOD蜜無敵!」

周清枝正在從衣兜里掏出個黑色口罩準備戴上,聽到這矯揉造作的聲音,瞬間感覺後背一涼「額……你開心就行」

黎小姐乘勝追擊「寶寶,這個暑假你回B市嗎?我來接……嘟……嘟」好嘞,又被掛電話了,我家二寶的魅力不減當年啊

「不回,再見」周清枝掛得如此乾脆利落,沒有絲毫猶豫,好像這樣一些人、一些兒事她就可以徹底忘掉,扔在身後、再也不用記起。

整理了一下口罩,看着校園大道上的綠樹成蔭,藍天白雲,配上不遠處的湖和蘆葦,景色怡人確實可以清心也。

不過湖中的水快要乾涸了,心想自己是不是應該給學校投資點錢,引進些湖水,不然這蘆葦可能也快活不下去了。

S大女生宿舍

「枝枝,我愛死你了,謝謝你送的禮物,這瓶香水我想買很久了,一直沒買到」,最先推開宿舍門進來的丁梵猛的跑過來抱住了正在收拾東西的周清枝。

這個擁抱顯然是「蓄謀已久」,因為後面進來的趙嘉昕手上拿滿了東西。

「升大三的禮物,放在你們桌上的面膜也是送給你們的」周清枝忍着想要給她個過肩摔的衝動,迅速找了個令人無法拒絕的理由,成功轉移了丁梵的注意力,把自己從魔抓中拯救了出來。

聽到自己桌上還有禮物,丁梵立馬放開了周清枝,開開心心得去研究桌上的面膜了,其實主要也是她怕抱久了被枝枝毒打,這也是她們認識兩年了,才敢這麼做,想想大一剛入學的時候,那簡直是不堪回首啊~

趙嘉昕看到她這活寶和「識時務」的模樣,都忍不住笑了

「還有禮物」這句話威力之大,因為周清枝剛進影視圈兩年,卻憑藉著自身得天獨厚的美貌和頗具天賦的演技,使她一夕之間漲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