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界之黃泉使者》[幽冥界之黃泉使者] - 第7章 妖軍殿上動崔巍

丹藥房位於月老房間的左邊,大門緊緊的掛了一把鎖。四周靜悄悄的,這彷彿是為小袁子取葯刻意營造的。

史峻淇和小袁子小心翼翼的把門打開,極快速的找到了碧羅丹和噬心丸。小袁子各取一粒藥丸藏於自己的袖中。他不敢多拿,生怕被師傅發現,那將會功虧一簣。

「史師兄,葯已到手,我們趕緊走吧。」小袁子說罷,他便躡手躡腳的向房門走去。

一切順利。天宮的守衛實力太強,從古至今無人敢在天宮中搗亂,而今日是個例外。

小袁子史峻淇穿過長長的走廊,迎面遇到大師兄姜凡,他面色如玉,身形頎長,墨色的發慵懶的搭在前額,眼睛宛如黑寶石般透出幽暗的光,身着靛藍色長袍,手拿一把摺扇。

姜凡嘖嘖說:「可是奇怪,你們兩個素日沒什麼來往,為何今日如此親厚。」

姜凡雖是月老的大弟子,但實際修為與史峻淇相比還是差了一點,他平時冷峻驕傲,自視甚高,他總是處處和史峻淇作對。若是平時史峻淇定會與之較量一番。但此時史峻淇只想加速離開此地。

姜凡說:「史師弟,讓師兄看一下你最近練功有沒有偷懶。師兄先出手了。」姜凡拿一把摺扇直朝史峻淇面門揮去。

史峻淇身子一閃,忽然跳起幾米遠,抬腿去踢那摺扇。姜凡急速退後,躲開了這猛烈的攻擊。

「姜師兄,你且助手!」

嫿然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嫿然說:「姜師兄。我要史師兄和小袁子幫忙去花園采些花朵來做花籃。」

姜凡平日對這位師妹言聽計從,料想她必是為史峻淇開脫,說:「有師妹在,史峻淇我今日暫且饒過你。」

走廊中樹葉被內力所震灑落了一地。大樹上的枝條有的青蔥一片,有的光禿禿像被秋風刮過一般,它們極不對稱着扭曲在一起。

史峻淇說:「嫿然你怎麼來了。」

嫿然做了個鬼臉,說:「我們快點回去吧。」

小袁子把丹藥交至父親的手中,史峻淇,嫿然把袁遠送出天宮門外。

嫿然說:「史師兄,希望小袁子的母親能夠安然無恙。天兵天將還在追捕刺客,我們這麼快回去會不會引起天兵的懷疑。」

史峻淇顯得略有些為難說:「正好今日我值班,我帶你去地府吧。」

嫿然輕輕的攬着史峻淇的胳膊說:「地府好可怕,不過有你保護我,我很放心。」

史峻淇撓了撓頭,把嫿然推到一邊。他整了整衣襟,顯然對這種甜膩過頭的做派有點不受用。

嫿然一個踉蹌險跌倒。這幾千年,他一直對自己如此,像個食古不化的大冰塊,禮貌又有距離。

血光蔽日,空氣中飄蕩着一陣陣血的腥味。鬼門關外聚集了十萬妖魔。形態各異的妖怪黑壓壓的一片,詭異之極。他們臉上枯瘦乾癟,眼神無光,像是被人下了詛咒中了迷心術,機械般的前進着。身形魁梧高大的妖將坐在**,手拿一面黃色的旗子,指揮着他們進攻的方位。

史峻淇暗暗叫道不好,居然是妖族入侵地府的時間。

妖族每過千年總要入侵三界,可能是被仙族壓制久了,總有一股怨氣要爆發。他們妄想做三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