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門》[永恆之門] - 第三章 月神

趙雲傻傻佇立,怔怔看着身穿嫁衣的柳如心。

洞房花燭,他的大喜之日。

然,這個被掀了紅蓋頭的女子,不是他的新娘。

柳如心埋首垂眸,身子瑟瑟發抖,她的眸雖清澈,卻木訥空洞。

或者說,她是一個瞎子,瞎眼的新娘。

「為何是你。」趙雲冷冷道。

「你是…趙雲?」

「回答我的問題,為何是你,你姐呢?柳如月呢?」趙雲低吼聲嘶啞,眸中已見血絲。

「是我姐,讓我替她來的。」柳如心嚇壞了,滿眼淚花。

「可笑。」

趙雲掀了桌子,抽了懸掛的劍,發瘋似的衝出了洞房。

…………。

忘古城的夜,頗是繁華,大紅燈籠高掛,嬌艷如花,街上行人熙熙攘攘,不乏江湖賣藝,吞油吐火,舞槍弄棒,叫好聲此起彼伏。

然,這份繁華,卻因一人走過,又添一抹喧鬧。

乃趙雲,身着新郎衣,手提寒光劍,於街上格外醒目。

「這…不是趙家少主嗎?」

「柳家大小姐何等天賦,竟還肯嫁他這無用之人。」

「真不知上輩子修了多少富德。」

「大喜之日,不在洞房與柳如月卿卿我我,跑街上作甚。」

「這般重的殺氣,誰惹他了。」

街上行人你推我搡,指指點點,竊竊私語中諸多惋惜、嘲諷、疑惑。

前方,趙雲煞氣纏身,蒼白的臉龐還帶幾許猙獰。

或許,在掀開紅蓋頭的那一瞬,他就該明白,只是不願承認罷了。

他,趙雲,趙家少主,昔日的武道奇才,今夕的斷脈廢體。

她,柳如月,柳家大小姐,家族的掌上明珠,忘古城的天之驕女。

他們,自小青梅竹馬,乃忘古城公認的金童玉女。

正因如此,門當戶對的趙柳兩家,才為二人定了婚約,奈何他命途多舛,歷練時被人暗算,趙家萬般搶救,雖撿了性命,卻斷了靈脈。

自那日,他不再是天才。

無人再看好他們,連他自己都這般認為,誰願嫁給一個廢物。

意外的是,柳如月竟履行了婚約。

但,直至今夜他方才醒悟,所謂的婚約,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被愛的人嫌棄,他並不憤怒。

他恨的是,名義上履行婚約的柳如月,竟暗地裡耍陰謀:

自己不嫁,卻把妹妹推過來。

一場偷梁換柱的婚禮,會讓趙家也如他那般,成忘古城最大的笑柄。

更可笑的是。

自始至終,他趙家都蒙在鼓裡,被她一人耍的團團轉。

說話間,他已至柳家府邸前。

未等站定,便是一聲發自靈魂的咆哮,「柳如月,滾出來。」

聞言,街人集體撓頭。

我沒聽錯吧!柳如月?她不是已嫁到趙家了?

接下來的一幕,讓世人更驚愕。

但見柳家府邸中,一道倩影翩然走出,衣袂飄搖,不染纖塵。

她,便是忘古城的天之驕女、柳如心的親姐姐:柳如月。

「在柳大小姐眼中,廢物和瞎子,是否極為般配。」

趙雲一語平淡,沙啞不堪。

「你的疾言厲色,是憤怒,還是不甘。」柳如月輕唇微啟,神情淡漠如冰,立身台階盡頭,如雲端仙子,獨有一份清冷和孤傲,「緣分已盡,又何必強求,你該是明白,你我,早已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明白,我早該明白。」趙雲提着殺劍,一步步踏上了台階,深邃的眸,被一條條血絲,生生染成猩紅,「我可曾逼你嫁我,不想嫁可直說,絕不糾纏,為何要用這等方法,耍我趙家,踐踏我趙家的尊嚴。」

「嫁便嫁了,好好待我妹妹。」柳如月淡淡道。

「嫁便嫁了,好好待我妹妹。」趙雲笑了,一步步的踏上台階,一字字的重複着柳如月的話,笑中不知是悲還是憤,「好一個妹妹,好一個嫁便嫁了,柳如月,你不覺此話自你口中說出,甚是可笑?被你推上花轎的柳如心,至紅蓋頭掀開,她都不知自己嫁的是誰,於你眼中,她不過是個玩物,未把她當妹妹看,又何必以姐姐的身份指點江山,說的如此雲淡風輕,講的這般道貌岸然,今日的你,着實令人刮目相看。」

「事已至此,你想怎樣。」柳如月語氣甚是清冷,。

「我想殺了你。」

趙雲怒吼,一步踏上最後一層台階,揮劍便斬。

柳如月黛眉微顰,卻巍然未動,只見其體表,覆了一層紫色光暈。

磅!

鏗鏘聲頓起,趙雲一劍,似劈在了鐵石上,擦出雪亮火花,未傷到柳如月,反被震飛出去,待到落地,手中劍寸寸斷裂,鮮血狂噴而出。

「沒了靈脈,趙雲這腦瓜,也不怎麼靈光了。」

「柳如月可是武修,貨真價實的真靈境,一介廢體可傷不了她。」

「真讓人感慨,昔日的金童玉女,竟落得這般田地。」

「是他趙雲自不量力,已成無用之人,還妄想着癩蛤蟆吃天鵝肉,不過,柳如月做得着實過分了,婚約是她,不想嫁便不嫁,把柳如心嫁過去算怎麼回事兒,明擺着欺負人哪!柳家家主到此刻都還未見出來,很顯然,事先也知此事,陰謀,這是陰謀,合起伙耍趙家。」

「這下般配了,廢物與瞎子,可謂天造地設。」

嘈雜聲中,趙雲踉蹌起身,站都站不穩了,望柳如月的眸都模糊了。

她是那般高高在上。

她通體流溢的紫色光暈,於月下又是何等的刺目。

那是真元,武修的護體真元。

這是一個奇異的世界,凡先天開靈脈者,皆修武道,是謂武修。

武修異於常人:

可采天地之靈氣,取日月之精華,再配合武道的功法,即可淬成護體的真元,人身之四肢百骸、五臟六腑、奇經八脈,皆受其益。

長年累月的滋養,早已超脫普通人範疇。

武道五境:凝元、真靈、玄陽、地藏、天武,一境一天地。

而柳如月,便位列真靈,豈是他這廢體能傷得了的。

「柳家,欺人太甚。」不待趙雲言語,便聞一聲怒喝自街頭傳來。

話未落,大隊人馬便如疾風而至。

趙家的人來了,為首的乃趙雲父親、趙家現任家主趙淵,得知趙雲跑出來,且手提殺劍,這才去洞房一觀,見新娘是柳如心,勃然震怒。

娶的是柳如月,嫁的卻是柳如心。

羞辱,赤.裸裸的羞辱。

見是趙淵,柳如月底氣略感不足,畢竟,她是這陰謀的策劃者。

「柳蒼空,滾出來。」趙淵嘶聲怒斥。

「好一個偷梁換柱,此事,你柳家需給趙家一個交代。」

「但不知,趙家族長要何交代。」

淡漠的話語,驀的響起。

柳家府邸又出人,但並非柳蒼空,而是一個道姑,手握拂塵,衣袂翩翩,有那麼一種出塵的氣蘊,渾然天成,恍似畫中走出的仙人。

「天宗。」趙淵雙目猛地微眯。

他不認得道姑,卻認得道姑衣上刻畫的火雲印記,如一朵真的火焰。

那是一種標誌,天宗的標誌。

這片土地,是由大夏龍朝統治,在場的任何一個,皆龍朝的子民。

而天宗,便是護佑大夏龍朝而生。

它,乃龍朝境內唯一的門派,各個身份高貴,位同皇族。

「竟…竟是天宗的人。」

四方街人驚呼,連語氣都是顫抖的。

天宗的人都很神秘,幾乎不在世間行走,可一旦出現,必震四方。

如今得見,實乃無上的榮幸。

「自柳家走出,難不成這道姑,是柳家的座上賓?」

街人暗自揣測。

「難怪,難怪柳家這般肆無忌憚,原是有天宗撐腰。」

「見過師傅。」

萬眾矚目下,柳如月微側身,對道姑行了禮,她這一禮,不止以示恭敬,還是做給趙家看的,一禮行完,底氣頗足,潔白下巴抬的奇高。

的確,她這聲師尊,讓趙家人集體皺眉。

天宗的名頭太大,如一座八千丈巨岳,鎮壓在天地間,龍朝千百年來,凡惹天宗者,沒一個有好下場,輕則丟性命,重則株連九族。

「一介廢物,配不上吾的徒兒。」

道姑淡道,一語枯寂而威嚴,她甚至都未去看趙雲一眼,對趙家眾人也一樣無視,立在台階盡頭,宛若世間主宰,真正的目空一切。

話落,她輕拂了衣袖,一方寶盒飛出,懸在了半空,語色無情感般的冷淡,「此乃煉心丹,賞與趙家了,至於你兩家之事,就此作罷。」

此話,並非商量,乃是命令。

此丹,並非是送,而是施捨。

趙淵臉色難看的厲害,慘白到無血色,握劍的手都忍不住的抖動了。

明知是羞辱,卻不敢言語。

那是天宗,滅他趙家何需半柱香,他不怕死,可趙家呢?觸怒了天宗,整個趙家便會自世間除名,他有何顏面,去見九泉下的列祖列宗。

趙雲亦顫抖到不行,拳指間滿是淌流的鮮血。

道姑的話,字字如鋼針,一根接一根的釘在了他的靈魂上。

「走。」

趙淵一甩衣袖,豁的轉了身,至於那煉心丹,自不會去拿,若是拿了,他趙家連最後一絲尊嚴,也會蕩然無存,這點兒血性必須有。

趙雲也轉了身。

臨走前,他回眸望了一眼柳如月,眸子依舊帶血色,可神情無喜也無憂,無怒也無恨,如一尊傀儡、如一具行屍走肉,平靜的嚇人。

然,這平靜之下,卻潛藏着滔天的怒火。

倘有一日,他重回武修,今夜的恥辱,定讓柳家百倍償還。

「好一場大戲啊!」

「人哪!就該有自知之明,斷脈了還想娶天之驕女,真真可笑。」

「話雖這般說,可柳家,未免太過分。」

議論聲又起。

街人已分列兩側,該是同有一種默契,為趙家讓開了道路,竊竊私語,指指點點,如在看遊街的犯人,譏笑、惋惜、嘲諷,滿街都是。

這,便是強者為尊的世界,血淋淋的生存法則。

他強,便可肆意踐踏。

你弱,便活該被欺負。

趙家大堂。

趙淵和兩排族老端坐,皆臉色鐵青,陰霾籠暮。

堂下,趙雲如一座石刻的雕像,靜靜佇立,有一縷縷散落的凌亂長發,遮了他半張臉龐,指縫間淌流的血,比他的新郎衣還嫣紅刺目。

「恥辱,奇恥大辱。」

趙家大長老暴喝,一掌將桌子拍得粉碎。

「到了,都未見柳蒼空露面。」

「竟拿天宗做擋箭牌,着實可惡。」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趙淵沉聲,止住了堂中怒喝。

「是孩兒,讓趙家蒙羞了。」

趙雲砰的一聲跪下了。

「不怪你,起來說話。」趙淵的笑,頗是牽強。

「已非武修,早些撤了他的少主位,也免得外人說教。」大長老掃了一眼趙雲,又瞥向趙淵,「堂堂一族之長,你究竟要偏袒到何時。」

「這般急着,讓自家的兒上位嗎?」趙淵一聲冷哼。

「難不成,還要將趙家,交給你這廢物的兒?」大長老乍然一聲暴喝,眾多族老,也皆厲色相加,矛頭皆指趙淵,頗有逼宮的架勢。

「爾等…..。」

「我願讓出少主位。」

趙雲一語平淡,已成斷脈廢體,再霸着少主位毫無意義,最主要的是,不想讓父親難做,堂堂一族之長,太過袒護,已然惹了眾怒。

「倒有自知之明。」大長老坐正了一分。

「夠了。」

趙淵冷叱,眸中寒芒頓現,族長的威嚴展露無遺。

大長老亦氣勢洶湧,不落下風,被強壓一頭十幾年,早特么想反了。

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