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兩相思淚小說》[一兩相思淚小說] - 一兩相思淚小說第3章  

今天給朋友們帶來的小說《一兩相思淚》,主要描述了《宋遠河許梓清》之間的故事,書中主要講述了:​從那天以後,宋遠河已經四天沒回來過,擺明了在和我冷戰。
我還是沒忍住打電話過去想和他道歉。
但是道歉也不是我想就能有機會的,他微信不回,電話陸陸續續掛了幾個。
…從那天以後,宋遠河已經四天沒回來過,擺明了在和我冷戰。
我還是沒忍住打電話過去想和他道歉。
但是道歉也不是我想就能有機會的,他微信不回,電話陸陸續續掛了幾個。
心情越來越壓抑,像藏着一團火,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開車到了 A 大門口,坐在車裡不斷給他打電話,直到第七個,他終於接起來。
「什麼事?
」「我在你學校門口,能不能出來見一下,那天是我錯……」「我不在學校,和導師去杭州開會了。
」宋遠河打斷了我,聲音淡淡的,好像沒什麼耐心聽我道歉。
「那我去找你好不好?
」我想都沒想就問了出來,我只知道現在必須要見到他,要和他和好,他冷落我的每一天,對我來說都很煎熬。
「隨便你。
」宋遠河愣了一下,無可無不可地回答。
儘管只是這樣,卻也叫我心情瞬間明朗起來,他這個態度肯定是軟化了。
掛了電話,我就連忙訂最早去杭州的機票,從 A 大開回去小跑進樓回家收拾行李。
急匆匆到機場給宋遠河發了航班消息。
飛機落地,出了機場就看到宋遠河倚在欄杆處,看到我笑着招了招手,他很少笑,所以顯得很溫柔,叫人心臟噗通地跳。
他自然地接過我的行李箱,帶着我乘車去酒店。
「你們都住這嗎?
」我把身份證交給前台,順口問了宋遠河一句。
宋遠河玩着手機,頭都沒抬:「不在,我們酒店定在 Z 大附近。
」瞬間一股氣堵在胸口,我沒再說話,直到拿了房卡進了房間才問他:「那為什麼不帶我去那裡呢?
」「和他們湊一起幹什麼,你來找我同學的?
」宋遠河倒了杯水皺眉問我,好像我很無理取鬧。
他說得這麼理直氣壯,我一瞬間就有些氣短,可笑的是愣神的那一秒,我竟然覺得他說得有點道理,完全忘記我們之前是因為什麼冷戰的。
這事就這麼輕而易舉地掀過,宋遠河帶我去吃了火鍋,送我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我便試圖留下他。
即使已經和好了,但我還是不安心,便想證明些什麼。
可宋遠河居然拒絕了,還說什麼導師可能晚上會找他。
他導師是什麼工作狂嗎,大晚上去他房間找他談實驗不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