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 - 第9章 沉迷符道的老張(2)

受,要是勢均力敵還可以強行自我安慰一波,可現在這情況是輸的相當徹底,完全洗不掉,

「老師,你也看很久了吧?還不趕緊出來,」趙楷感覺到,張扶搖之前就在旁邊看着,雖然用了隱字符,但也逃不過他的感知,

「小子,這還是你第一次帶姑娘來這呢,這才是年輕人該有的樣子啊,可算是開竅了,以前就和你說過,年輕人不應該只知道苦修,兒女情長也是修鍊的一種嘛,那小姑娘也不錯,年紀輕輕的實力就這麼強了,我看這屆的年輕人也就你們兩個比較優秀了,真的羨慕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想當年我這般年輕的時候也是個風流才子啊,歲月不饒人啊」

切,你年輕那時候那點事都放在教科書裡邊了好吧,這天下讀書人誰不知道,

「這個恐怕要讓老師你失望咯,這姑娘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徐渭熊長得的確還行,可惜太凶了,而且還很難追,更何況對方是北涼郡主,自己是皇室私生子,要真在一起了,不就是擺明了和離陽裏面那些皇室子弟說:我要爭皇位!我有北涼王支持,你們都給我靠邊站嗎?

這可不行,說好的擺爛,自然是要擺爛的,我躲在上陰學宮那麼多年,對韓貂寺和楊太歲的各種示好視若無睹,不就是不想捲入這毫無意義的朝廷爭鬥當中去嗎,

「小子,你現在的符道修鍊的怎麼樣了?為師現在可是已經在嘗試兩字符了···咳咳··」老頭子現在可是對符道大感興趣了,當初還在嘲諷趙楷呢,現在研究的比他還要勤快,活脫脫的真香定律,

「老師你怎麼了?臉上有點不太好啊?」老頭子氣色很差,一副氣血虧空的樣子,這老頭活了幾百年了,按理說應該不會這樣才對,

「額,先前嘗試了一道符,結果不小心被反噬了,」老張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老師你又開發什麼新的字符了?您這麼高的境界還能被反噬?」

「天道!····」

這兩個字直接把趙楷嚇了一跳,好傢夥,這是不準備當人了嗎?

「靠,老師你真牛逼!上次你研發命運符的時候我就跟你說,沒事不要碰這種東西,那玩意能要命的,」老張還真是頭鐵,

「這不是活的太久了,好不容易找到一點樂子,當然是要專註一些的,」

儘管趙楷是符道的發明者,但是在境界上可是被老張遠遠的甩在身後了,在他還在苦練一字符的時候,老張已經開始開發兩字符了,而且明顯是活膩了,老是開發像天道、輪迴、因果、命運這種嚇人的符,就算偶爾被反噬,依舊樂此不疲,

不過每次老張開發出新的字符都會將其傳授給趙楷,這樣他少走了很多彎路,雖然他從來沒有用過符道來對敵,但就威力而言,已經完全不遜色於自己的武道修為了,儒道未達天象,符道就已經有着不弱於一品的戰鬥力了,可見符道還是非常又潛力的,

像徐渭熊這種初入一品的高手,只要先來個「井」字符控制,再來個「雷」字符收尾,輕鬆解決戰鬥,而且根本不消耗體力,只是消耗些許精神力而已,就好像是游戲裏的法師一樣,趙楷可是魔武雙修啊,精神力用完了還可以用內力和體力,標準的六邊形戰士。

非但如此,只要趙楷進階天象,符道的威力就會上升一個台階,等哪天進階儒聖了,那威力就更強了,一個技能秒殺同階完全是有可能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