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 - 第9章 沉迷符道的老張

徐渭熊並不算弱,不到二十歲就已經是金剛境了,在年輕一輩中也算是出類拔萃的了,不然也不可能成為學宮內劍術之首,只不過和趙楷相比這種金剛境只能算偽境,肉身的的強度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江湖武夫的金剛和佛門的金剛本就是兩個境界,對於江湖武者而言,特別是練劍的,都不太最求肉身的強大,主要還是練術,有些甚至可以直接跳過金剛直達指玄,

北涼的聽潮閣內有着無數的頂尖武學,據說是北涼王徐驍前些年馬踏江湖搜刮而來的,足足有好幾十萬本,徐渭熊可以說是含着金鑰匙出生的,就算是普通的庸才,只要稍加努力,一樣能成為不弱的高手,何況她可不是庸才。

徐渭熊的劍很快,一瞬間就殺到了趙楷的身前,迎面就刺了過去,所用劍招趙楷並不認識,不過趙楷也並不慌亂,他雖然不太會這些高明的劍招,不過他會太極啊,太極的奧義正是以柔克剛,以不變應萬變,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就如同彈簧一樣,先是一個側身躲過劍招,徐渭熊還想空中變陣,不成想趙楷的動作看似緩慢,實則飛快,一個太極推手便輕鬆的把她推了出去,

徐渭熊穩住身形,再次提劍朝他襲來,不過此時的趙楷早已將太極運用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腳下形成了一個八卦的圖案,身形彷彿與天地融為一體,徐渭熊此時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塊海綿,任憑她如何出招,都被趙楷輕描淡寫的化解掉了,根本碰不到趙楷,反而被趙楷的借力打力推了出去,趙楷周身彷彿有着一股強大的無形之力,總能將她的攻擊引到別的地方去,完全被這股力量帶偏了,根本不能施展出完整的劍招,這讓她又氣又怒,

半個時辰之後,氣喘吁吁的徐渭熊終於放下了手中的劍,她早就看出來了,自己根本不是趙楷的對手,趙楷甚至根本沒把她當對手,只是當成一個陪練對象而已,每次自己全力的進攻都被輕描淡寫的化解掉了,好在趙楷沒有乘勢進攻,不然她早就受傷了,自知不敵的她也只好無奈收劍回鞘,

「不打了,一點意思都沒有」本來還以為能夠進行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的,可沒想到趙楷這麼油,就好像蓄了半天力想劈柴的,結果劈在了空氣中,鬱悶的不行,

「你到底是什麼境界?」徐渭熊實在看不出趙楷的深淺,這樣她倍感無力,明明對方的氣力不算大,可就是打不過,

「姑且算是指玄吧,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弟弟不還是天生的金剛境嗎?還有據說李淳剛十六歲便指玄了,我還不如他們呢?」

與此同時,趙楷也在心裏默默的說了一句,「就是不知道李淳剛十六歲的時候能不能殺天象,我現在應該差不多了吧?」

「你用的究竟是何種武學?我在聽潮閣看過無數的武學秘籍,都沒有見過像這樣的武學,」每次看到趙楷,她都感覺到好像遇到了知識盲區,平日里的所學根本就用不上,

「這都是平日閑暇時所創武學,平時都是瞎練的,今天這還是第一次拿來切磋呢,沒想到效果還不錯,想必郡主平時也不太注重武學吧,」

「········」

好吧,我不問了行了吧,徐渭熊內心五味陳雜,也不知道徐驍搜刮那麼多武學秘籍有什麼用,還沒有人家隨意創造出來的強,

備受打擊的徐渭熊有些失落的離開了,接二連三的在自己非常擅長的領域輸給了同齡人對於非常自負的她來說確實不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