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 - 第7章 符道

這一日,趙楷照例來到朝元峰上,跟隨張扶搖學習儒道,所謂學習儒道,說白了就是下下棋練練字,或者靜心打坐而已而已,本來張扶搖還想教授趙楷學問的,可是沒想到趙楷出口成章,各種做人道理講得頭頭是道,無師自通,

「先生,你說有沒有一種方法能讓讀書人在還沒有進階天象境之前就有強大的戰力呢?」

「小子莫要好高騖遠,儒道本身就是要感悟天地的,雖說前期沒什麼戰力,但是一朝頓悟,便可直入天象,可一點不比佛門道門差的,」

「我的意思是說,儒道一門到達一定境界之後就可以言出隨法,那有沒有可能通過文字來溝通天地,以達到天地共鳴的效果呢,」

趙楷說出了內心埋藏已久的想法,儒道一途,攻擊方式太單一了,打起來也不怎麼強,分分鐘被人完虐,

「小子,你的意思是說,寫一個字,然後天地就會根據字上的意思來產生共鳴?別說你還只是一個儒生,哪怕是儒聖也做不到啊,你怕是讀書讀傻了吧,怎麼可能,老子我活了那麼久,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可笑的言論」

這老頭明顯是不相信趙楷的話,讀書人可以靠讀書感悟天道引發天地共鳴?那是因為天道承認了你的能力,若強行引動天象,肯定會招來天劫的。

「如果我用精神力來書寫呢,再加上對文字和天道的感悟呢?」符之一道,並不是趙楷的專利,他曾經在很多小說中看到過,所以才敢如此篤定,

「這·····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有區別,這可不僅僅是寫字那麼簡單,」

不理會滿頭問號的老張,趙楷直接閉上雙眼,全力調動起了精神力,緩緩在空中寫下了一個字

「風」

然而,這個字剛一形便直接消散了,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哈哈,我就說怎麼可能嘛,小子你有點異想天開了啊」

不理會老頭子的嘲笑,趙楷又開始嘗試起來,萬事開頭難,總不能剛開始嘗試就放棄了吧,

「不對,單單是書寫文字還不行,還要注入自己對風的感悟和理解,文字只是代碼,對文字內容的感悟才是引擎,」

趙楷又嘗試了幾遍,但都沒有成功,不過趙楷的手法也越來越熟練了,

接下來的幾天,趙楷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符道的研究中,可以說已經達到了茶飯不思的地步,也曾經嘗試過各種不同的書寫方式,但最終都是無法成功,要是一般人早就放棄了,但趙楷不同,他始終認為,如果光靠讀書讀到天地共鳴,那不得猴年馬月去,

這一日,趙楷靜坐在山頂,感受着這天地間無處不在的風,

「不對,這天地的風是因為熱脹冷縮引起的,這本就是天地法則的產物,是已經編寫好的程序,怎麼可能單單就是一個字那麼簡單,文字並不是源代碼,或者說單單靠寫一個字是不行的,」

想到此處,趙楷開始凝聚精神力,指尖在空中不斷比劃,卻不是在寫「風」字,但當趙楷比劃完成之後,虛空中竟緩緩出現了一個「風」字

「成了!」

在經歷了多次的失敗之後,趙楷終於找到感覺了,只見空中一個「風」在空中漂浮着,然後字就不斷的在變大,直到變成一間房子大小之後才緩緩消散,當文字消散之後,原本平靜的山頂憑空吹起了一陣清風,

清風拂來,趙楷的內心無比激動,果然自己的想法是對的,讀書人真的可以通過文字來帶動天地法則,以後自己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