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 - 第4章 張扶搖

八年來,趙楷也成為了上陰學宮內的一樁怪談,在外人看來,趙楷是一個從不上課,也不參與考試的學子,不與人深交,也不與人結怨,不參與文壇集會,也不參加學宮內的武道比試,十分的佛系,

不過大家公認的就是趙楷的棋術和作畫冠絕整個上陰學宮,至今還沒有人能在下棋的方面能贏的了他,就算學宮內的老師也不行,還有就是趙楷的畫作也是驚艷世人,

在趙楷第一次油畫面世的時候可以說是震驚了整個上陰學宮,人們第一次知道,原來畫作可以不只是黑白兩種顏色,而是可以五彩斑斕,無線接近於現實,甚至比現實更加完美,

相信只要趙楷將油畫的秘密公布出去,那麼油畫立刻就可以取代黑白的水墨畫成為藝術界的主流,天下畫家爭先模仿的對象。

無數人紛紛以高價來求取趙楷的畫作,不過這都被他無情拒絕了,理由也很簡單,沒空!

憑藉著棋畫雙絕,趙楷也同小說中的一樣成為了上陰學宮的青年八駿之一,

相比於這些,趙楷的修為進境才是最大的,早在一年前,趙楷十五歲的時候,金剛經便已經達到了小成的境界,順利進階金剛境界,體內氣血澎湃,渾身金光流轉,哪怕是普通的一拳,都有不下十萬斤巨力,和武道中的偽金剛境完全不同,就算是普通的天象境,也無法打破他的防禦,佛門大金剛可不是說說而已,

武學方面,距離指玄境也只是一步之遙而已,這也是趙楷三門同修的結果,如果專修武道,別說是指玄了,就算是天象境也不是不可能,

至於儒道修為,進境卻最為緩慢,八年苦修,依舊還是個二品的儒將,離天象境還有一大段距離呢,

趙楷這些年來都沒有在人前展露武功,因此就算是韓貂寺,也不知道此時的趙楷,已經是一名不弱於他的高手了,當然就戰鬥經驗來說,趙楷純粹就是一個菜鳥,空有滿級的大號卻基本上不太會操作,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用趙楷的話來說,只要將攻擊和防禦屬性點滿,菜鳥也能成為大師,

這些年來,韓貂寺也經常來找他,時不時的還給自己講一些皇室的事情,總結一句話就是,陛下的很多皇子都是酒囊飯袋,你是有機會登上皇位的,快來加入我的團隊,保你做上龍椅,最不濟也能搞個王爺噹噹,對此趙楷每次都是嗤之以鼻,要爭你自己去爭,老子還想多活幾年呢。

這一日,趙楷如同往常一樣,早早就起床,提着兩大桶水,從山腳向山頂跑去,山路雖然陡峭,但是趙楷依舊如履平地,滿滿的兩桶水未曾灑出一滴,可見趙楷對力量的控制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七八公里的山路僅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已經到達的山頂,

隨手將水澆灌給桃樹後,趙楷便又開始的內力的修鍊,紫氣朝元訣果然非常適合在日出時分修鍊,修鍊的速度比平時都要快上幾倍,當第一縷陽光照射到趙楷身上的時候趙楷終於完成了突破,成就大指玄境,體內真元渾厚無比,不僅能夠真氣外放,更能以氣御劍,殺敵於千丈之外,

誰能想到,趙楷年僅十六歲,便已經成為了同時具備佛門大金剛,道門大指玄的強大修士,趙楷所走的路,區別於江湖的尋常武夫,一突破便已經是大指玄境了。

「現在的年輕人啊,當真是了不得,年紀輕輕就已經有如此修為了,佛門大金剛,道門大指玄,還有你這是準備想要通過儒門突破大天象境嗎,了不起啊!」

說話的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