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 - 第10章 輸麻了(2)

p>徐渭熊已經忍不住吐槽了,

「郡主殿下言重了,只不過是您比試的項目正好是在下擅長的而已,還是有很多東西是在下不會的,」

「比如呢?」

「咳咳~~~~那什麼吟詩作對之類的在下就不太會了,」同時趙楷心中也默默說了一句,作詩可能不太會,不過背詩嘛,那可太會了

「那好,我們今天就比詩文吧!」

徐渭熊已經是有點輸上頭了,絲毫不顧及風度了,說什麼今天也要扳回一城才行,

「那什麼,郡主殿下,要不今天還是不比了吧,在下確實不太會作詩,」

「別廢話,今天說什麼也要比一場,嗯···就以登高為題吧」

這姑娘明顯是已經不講武德了,

「那什麼殿下要不你還是換一個題目吧?這題我剛好會,」

徐渭熊還以為趙楷是在虛張聲勢,說什麼也不願意更換題目,趙楷也只好作罷了,同時心裏也不禁的在吐槽

「小范大人,這次我可能要抄襲一下你了,畢竟都是背詩人,你作初一,我做十五,很合理啊!」

趙楷直接提筆,在紙張上寫下: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一首登高寫完之後,轉頭望向徐渭熊,結果這姑娘還沒提筆,就直接把紙張給撕掉了,

「姓趙的,你!」

徐渭熊真的是有點欲哭無淚了,他不是不想寫詩,可是真的想不到比這個更好的詩了,寫出來也是自取其辱而已。

「你們男人都是騙子,不是說不會作詩的嗎?」

好吧,這已經是上升到了性別的高度了,明顯是氣急敗壞了,

「這局不算,我們比對對子,這次我先出,你要是能對上就算我輸了,」

「你聽好了,我的上聯是:寂寞寒窗空守寡!」氣急敗壞的樣子比之前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可愛多了,

「俊俏佳人倀伶仃!」

趙楷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還以為是什麼難對子呢,這也不難啊?之前百度上就查過,對起來就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你居然對出來了,這怎麼可能!?」

「這很難嗎?」

「當然難了,這可是絕對啊,在江南道那邊有一座名為文曲樓的,上面就有這個對子,店家老闆說只要有人能對出來,不僅酒水全免,更有花魁相伴,可是這對子放在那裡二十年了,無數學子進入其中卻無一人能對的上,你居然想都沒想就對上了,你還是人嗎?」

徐渭熊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為了讓趙楷吃癟,她才拿出了這千古絕對,這對子她自己也對不出來,可是沒想到趙楷竟然一下子就對出來了,

「其實也不難啊,不就是一堆偏旁相同的字而已嘛,我還能對其他的呢,你看啊:伶仃佛側倦作僧,纖細紅線終結緣,這些都可以啊!」

「停停停!!別對了,我認輸了」

徐渭熊已經發現了,不論比什麼,她都沒有贏的機會,兩人根本不是一個段位的,原本她以為,這個世界上有比她優秀的人,但也不會差太多,現在才發現,差的不是一般的多啊,

「你明明和我差不多年歲,為什麼懂得的東西卻如此之多,難道是打娘胎里就學會的?難不成你真的是文曲星下凡嗎?可是你的武學修為也很強啊!」

「不過是平常讀的書多了一些罷了,郡主殿下過謙了」

「你別叫我郡主殿下了,我不喜歡別人這樣叫我,」徐渭熊現在已經是對趙楷徹底服氣了,書中曾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可算是見識到了。

「那好吧徐姑娘,我們還比嗎?在下現在除了作畫也沒有什麼擅長的東西了,」

天地良心,趙楷這可是實話實話,可是在徐渭熊看來就完全不一樣了,用現代的話來說,這完全就是有點裝了,

「你走開,我再也不相信你了,你這個騙子,」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