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雪中:重生成為趙楷的我只想擺爛] - 第10章 輸麻了

「郡主殿下,你平時都不用上課的嗎?怎麼又來?」

隔天,趙楷亦如往常一樣在山頂練符,沒想到這徐渭熊又過來了,看樣子是因為昨天輸的太慘,心有不甘,有才華的人和女人都愛計較,這話一點都不假,徐渭熊可以說兩樣都佔了,

「今天我們不比武了,比算學!」

小姑娘可謂信心滿滿,算學一道,她可從來沒有輸過其他人,今天勢必要在算學上一報此前棋藝和武道的慘敗之仇,

此時的她還不知道,聽到算學這兩個字,趙楷在心裏已經笑開了花,還沒見過這麼不自量力的,算學?你小學畢業了嗎?九九乘法表會背了嗎?要是比堪輿望氣之術的話趙楷可能還有點慫,但要是比算學的話就另當別論了,要知道,趙楷會的所有技能中,唯有算學,他敢自稱天下第一,開玩笑,你當名牌大學是白上的嗎?

算學的比試規則很簡單,一方出題一方解答,要是解不出來而出題者能解出來則出題者贏,雙方輪流出題,一般都是三局兩三,

「郡主殿下既然是挑戰者,就由您先出題吧!」要是我出題你可能就G了,

「那好,就由我先出題,你聽好了,有一匹上等寶馬,可日行千里,另有一匹次等馬可日行八百里,問兩地間隔一百里,若次等馬先行三十里,再由上等馬追趕,能否在到達目的地前追得上?你有一刻鐘的時間解答,」

還以為是什麼難一點的題目呢!感覺有點侮辱智商啊,這不是小學生的題目嗎?趙楷一下子期望值就降了一大截,

「追不上!先行二十里才能追的上,」徐渭熊話音剛落,趙楷便已經給出了答案,直接把她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要知道她第一次做這道題的時候可是花了很長的時間啊?她已經隱隱感覺有些不妙了,

「到我了是嗎?那我就出一道簡單一點的吧」

「有一老漢生前拮据度日,留下十七個元寶,其膝下有三子,按其遺願,長子可分得其中一半,次子可分得三成,幼子分得九分之一,請問在沒有東西切割的情況下如何分配最為合理?」

趙楷說完題目便又自顧的練起了書法,自從學會符道之後,書法也成為了他每日的必修課,越是書法精進便越發覺得漢字真的是博大精深,暗合天道,同時也覺得,儒聖一道,還挺有意思的,一點也不比其他兩道差,是那幫讀書人太死板了,老是想走張扶搖的路,一點創新意識都沒有,所謂的儒道難出是因為張扶搖一人佔據八成氣運完全就是扯淡,你就光想着在張扶搖身後撿他剩下的,不想與他並肩甚至超越他怎麼能有更高的成就,也怪張扶搖的境界太高了,高到讓無數人仰望,高到讓天下學子自卑,讓其後人沒有了超越先賢勇氣。

「郡主大人,想出來了嗎,」

眼見過了一刻鐘,徐渭熊依舊眉頭緊鎖,完全沒有答案的樣子,

「其實很簡單的,只需要再添一個元寶就行了,有十八個就可以分了,你看啊,有十八個,老大分九個,老二分六個,老三分二個,剩下一個還給之前借的那個人就好了,怎麼樣?是不是很簡單」

「啊?這也可以?妙啊!」其實徐渭熊並不笨,只是沒有打開思維方式而已,經過趙楷這麼一說,她又有信心了,

但接下來趙楷的幾個問題就顛覆了她對算學的認知,接下來他引用了前世的一些諸如三角函數,圓周率之類的問題,再一次讓徐渭熊自閉了,

一連幾個問題之後,徐渭熊可以說是腦瓜子嗡嗡的了,不管她出什麼問題,趙楷都能在幾秒鐘之內就回答出來了,而趙楷提出的問題她是一個也答不上來,這讓自詡天才的徐渭熊第一次有了懷疑自己是傻子的念頭。

其實這也不能怪她,畢竟趙楷提出來的都是一些十分刁鑽的數學問題,別說是沒有接受過義務教育的徐渭熊,就算是一些大學生,也未必能答得出來,

徐渭熊又一次失魂落魄的離開了,這些天來她可是倍受打擊,輸的一次比一次慘,一點都看不到希望,

又是新的一天,

「喲,郡主殿下,您又來了呢!今天比什麼啊?」

徐渭熊本來還想比書法的,這也算她的一個精通的技能之一了,可是當他看到趙楷在紙上練習所寫的字時,心裏的火又一次熄滅了,

那是什麼樣的字啊!行雲流水,渾然天成,彷彿與天地融為一體,彷彿這已經不是字了,而是天地的密碼。

這還是不要自取其辱了,同時她也發現了,趙楷就像是一個寶藏男孩,都不知道有什麼是他不會的,

其實趙楷本來是不怎麼練字的,在他看來只要不難看就行,可是自從學會符道之後,他越發覺得文字書法的重要性,所以他又開始練起書法來了,有了符道的相助,他的書法進步也是一日千里。

「像你這樣的人居然會默默無聞,當真是奇怪的很!」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