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一線情小說》[玄天一線情小說] - 玄天一線情小說第4章  (2)

雙目通紅,「白櫻洛,你這個傻子!
明知道他恢復天尊身份之後不愛你了,你還跟着跑去天界!」
白櫻洛喉嚨乾澀,「如果我不去天界,又怎麼知道自己傻?
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
「過去了?
憑什麼?
他殺光了狐族又逼你跳下誅仙台,把你害成現在這個樣子,憑什麼不提了!」
「這是狐族欠他的,該還。」
白櫻洛深吸了一口氣,盡量不讓自己的眼眶之中湧出血淚,「不過現在我和他已經兩不相欠了。」
楚宴還想再說,可看着白櫻洛身體殘破的模樣,倒嘴的話還是咽了下去。
白櫻洛道:「楚宴我懷孕了。
可我殘存的妖力已經不足以支撐我生下這個孩子。
我將所有的法力用來保抱住了孩子的魂魄。
你幫幫我,等我死後保住孩子的魂魄。」
「白櫻洛,你瘋了!」
楚宴渾身充滿煞氣。
他咬緊了牙關了,「為了玄海的孩子,你竟然連命都捨棄了!」
「我以後不會再愛上任何人,可孩子是我的。」
楚宴知道白櫻洛是被玄海傷透了心,就算他不同意,她也會想別的辦法留下這個本該轉世的孩子。
「我答應你。」
——白櫻洛生產那日也是她的大限之日。
她生下孩子後耗盡了所有的妖力。
楚宴在看到白櫻洛的屍體時,他幾乎站不穩了。
「心呢?
白櫻洛你的狐心去哪裡了!」
白櫻洛在神魂散去的時候聽到楚宴的話。
她的心呢?
在天界,她對玄海控訴着:「我掏心掏肺地愛你,還不夠嗎?」
玄海,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還好,我們從此兩不相欠了。

猜你喜歡